2017/05/15 第68期《厚源觀點》

Home / 厚源觀點 / 2017/05/15 第68期《厚源觀點》

市場焦點將轉向為美國即將加息的預期行情

0515001

以下綜合外電報告由 Peter Chao 趙元成 彙整
資料來源:華爾街日報,英國金融時報,華爾街見聞,彭博社,路透社等

結論一:
買進法國興業銀行,BNP,法國農業銀行綜合三個月ELN票據並加入KI 20%,作為保險使用,年息可收12%。

結論二:
買進香港東風汽車,SINOPHARM,中國移動綜合三個月ELN票據,年息12%。

結論三:
SELL USD/CHF PUT BIG BALLON AKO六個月,價格在0.9660-1.0150,1.0150自動敲出,年息最大化20%。最大風險六個月後在匯價0.9660買入美元。

結論四:
SELL USD/JPY PUT BIG BALLON AKO六個月,價格在108.80-118,118自動敲出,年息最大化41.4%。最大風險在六個月後在匯價108.80買入美元。

結論五:
預期美國會在六月份FOMC會議上加息一碼0.25%,本周策略預期全球股市上漲後拉回整理並收取息差,假設若是全球股市指數出現劇烈下跌超過13%,則會逢低買入股票,並以瑞士法郎與日元做為避險。若股市沒有大幅下跌,則收取息差至期滿或由銀行自行買回該票據。瑞郎與日圓即可達到完全套利。

摩根士丹利分析師認為,美聯儲今年6月和9月的貨幣政策會議將釋放有關縮減資產負債表(縮表)的重要信號,屆時市場可能立即做出反應。摩根士丹利本月10日報告稱,以上兩個月份的美聯儲會議“將是走向啟動縮表的關鍵風險事件”,美聯儲可能“早在”真正變動以前對外溝通縮表相關再投資的細節。報告預計,如果美聯儲這兩次會議加息,並且/或者明確再投資政策的意圖,市場就會做出相應的反應。投資者要是預計縮表會提前開始,即 市場預期的縮表時點提前,MBS利差就會增擴,美國國債收益率可能向波幅上端靠攏。報告還預計,信用債價格未來幾個月可能走低,流動性更好的美國國債和機構MBS可能先下行。由於投資者顧及縮表的影響,下半年晚些時候,信用債的表現應該比美國國債和機構MBS差。

芝加哥聯儲主席Charles Evans稱,如果美聯儲今年再加息次數超過兩次,將令他感到吃驚,而美聯儲需要三到四年來完成縮表,直至資產負債表縮小至正常規模。Evans今年有投票權。Evans表示:“我認為我們即使不處於完全就業,也是非常接近完全就業。”他表示,儘管不太確定失業率進一步下滑會否引發通脹上揚,我們仍需要小心低調會帶來額外成本。市場認為,今年加息兩次的概率在下降。

0515002

Evans補充道:“我認為美國經濟基本面強勁,所以很難會出現很多下行風險。如果財政政策將帶來上行風險,並推動失業率降得更低,的確會帶來我此前所說的好處,但是你不能讓經濟過熱。”他還表示:“當前的全球環境也更加穩健,我一直以來都很擔心這個問題,但我不能低估了來自商業連絡人的報告,歐洲在變得更好。”

Evans還表示,美聯儲需要馬上開始考慮將其規模為4.5萬億美元的美聯儲資產負債表縮減至正常水準。可能會採取每月進行縮表的方式。美聯儲資產負債表的正常規模將會保持在8000億美元以上。“這能確保縮表之路是漸進的,每月縮減規模又能保證在合理時間內足以使資產負債表恢復至正常化水準,比如在三到四年內。”

FOMC票委、美國費城聯儲主席Harker也表示,美聯儲可能會在下次加息之後開始調整資產負債表,美聯儲將力爭把縮表對市場的衝擊程度降至最低,可能會放慢或提高縮表速度,具體取決於市場反應。他認為,通脹上升可能意味著美聯儲2017年還將加息超過2次,美聯儲應當願意在必要時調整縮表速度。

高盛分析師警告稱,對於特朗普在近期通過稅改的能力,華爾街過於樂觀。高盛指出,政策的不確定性正在增長。共和黨領導的國會正試圖解決包括稅改在內的一系列問題。而目前距離國會的8月休會僅剩下39天。有恐慌指數之稱的CBOE波動率指數(VIX)週一跌至1993年12月以來的最低水準。大多數投資者仍然相信,白宮和共和黨將推動稅改前進。高盛全球股市研究主管Robert Boroujerdi表示:“政策不確定性的增加,而同時,市場推測華盛頓將取得成功,風險資產恐慌情緒有所下降。”

0515003

Boroujerdi表示:“投資者的樂觀已經計入了市場價格。而我們注意到,在8月休會前,國會只剩下39個工作日,這或意味著進展將有所放緩。”自特朗普當選以來,投資者一直期待降低公司稅。自11月8日特朗普當選以來,標普500指數飆升超過10%,至記錄高位。然而,對於特朗普時代的減稅改革會是什麼樣子,將如何實現,華爾街的線索很少。

高盛分析師Jan Hatzius作出上述判斷所依賴的金融狀況指數(Financial Conditions Index, FCI)在3月的基礎上進一步下降,因而他也再次強調此前的觀點,並警告市場應該當心美聯儲的“政策衝擊”。Hatzius認為,美聯儲暫時還未喪失對市場的控制。那麼為何美聯儲加息了,金融市場狀況卻仍在放鬆?高盛這樣解釋:

答案在於,美聯儲政策——特別是在FOMC會以附近所傳遞的政策資訊,只考慮了金融市場狀況波動的很小一部分。全球經濟增長大幅改善等其他進展,在保持美元不大幅升值的情況下促進了風險資產,這也有助於美國金融市場狀況放鬆。儘管很難說未來的非貨幣政策衝擊對於美國金融市場狀況的影響是正面還是負面的,我們關於美聯儲政策對金融市場狀況的影響仍然和長期均值相當的這個發現表明,美聯儲官員如果足夠努力,應該能夠通過調整聯邦基金利率實現金融市場狀況調整的目的。

在3月16日美聯儲如預期加息25個基點之後,美國三大股指紛紛上漲,美元指數跌至兩個月新低,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跌破2.5%,金價也上漲1.5%至1220美元/盎司。這也令追蹤股價、美元、國債收益率和信用利差協同變化的高盛金融狀況指數,降至2000年後非金融危機時FOMC會後反應的第三低位。高盛稱,這一幅度意味著資本市場對加息的解讀等同於一次降息。Hatzius當時就警告稱,美聯儲一如預期加息,但市場卻將其看成一個“鴿聲大作”的驚喜。這根本就不是美聯儲想要的市場反應,耶倫已經失去了掌控力。美聯儲很可能因此加快貨幣緊縮政策的步伐,甚至超過市場的預期,引發資本市場再次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