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5《厚源观点》

Home / 厚源观点 / 2017/05/15《厚源观点》

市场焦点将转向为美国即将加息的预期行情

0515001

以下综合外电报告由 Peter Chao 赵元成 汇整
数据源自:华尔街日报,英国金融时报,华尔街见闻,彭博社,路透社…等

结论一:
买进法国兴业银行,BNP,法国农业银行综合三个月ELN票据并加入KI 20%,作为保险使用,年息可收12%。

结论二:
买进香港东风汽车,SINOPHARM,中国移动综合三个月ELN票据,年息12%。

结论三:
SELL USD/CHF PUT BIG BALLON AKO六个月,价格在0.9660-1.0150,1.0150自动敲出,年息最大化20%。最大风险六个月后在汇价0.9660买入美元。

结论四:
SELL USD/JPY PUT BIG BALLON AKO六个月,价格在108.80-118,118自动敲出,年息最大化41.4%。最大风险在六个月后在汇价108.80买入美元。

结论五:
预期美国会在六月份FOMC会议上加息一码0.25%,本周策略预期全球股市上涨后拉回整理并收取息差,假设若是全球股市指数出现剧烈下跌超过13%,则会逢低买入股票,并以瑞士法郎与日元做为避险。若股市没有大幅下跌,则收取息差至期满或由银行自行买回该票据。瑞郎与日圆即可达到完全套利。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认为,美联储今年6月和9月的货币政策会议将释放有关缩减资产负债表(缩表)的重要信号,届时市场可能立即做出反应。摩根士丹利本月10日报告称,以上两个月份的美联储会议“将是走向启动缩表的关键风险事件”,美联储可能“早在”真正变动以前对外沟通缩表相关再投资的细节。报告预计,如果美联储这两次会议加息,并且/或者明确再投资政策的意图,市场就会做出相应的反应。投资者要是预计缩表会提前开始,即 市场预期的缩表时点提前,MBS利差就会增扩,美国国债收益率可能向波幅上端靠拢。报告还预计,信用债价格未来几个月可能走低,流动性更好的美国国债和机构MBS可能先下行。由于投资者顾及缩表的影响,下半年晚些时候,信用债的表现应该比美国国债和机构MBS差。

芝加哥联储主席Charles Evans称,如果美联储今年再加息次数超过两次,将令他感到吃惊,而美联储需要三到四年来完成缩表,直至资产负债表缩小至正常规模。Evans今年有投票权。Evans表示:“我认为我们即使不处于完全就业,也是非常接近完全就业。”他表示,尽管不太确定失业率进一步下滑会否引发通胀上扬,我们仍需要小心低调会带来额外成本。市场认为,今年加息两次的概率在下降。

0515002

Evans补充道:“我认为美国经济基本面强劲,所以很难会出现很多下行风险。如果财政政策将带来上行风险,并推动失业率降得更低,的确会带来我此前所说的好处,但是你不能让经济过热。”他还表示:“当前的全球环境也更加稳健,我一直以来都很担心这个问题,但我不能低估了来自商业联系人的报告,欧洲在变得更好。”

Evans还表示,美联储需要马上开始考虑将其规模为4.5万亿美元的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缩减至正常水平。可能会采取每月进行缩表的方式。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正常规模将会保持在8000亿美元以上。“这能确保缩表之路是渐进的,每月缩减规模又能保证在合理时间内足以使资产负债表恢复至正常化水平,比如在三到四年内。”

FOMC票委、美国费城联储主席Harker也表示,美联储可能会在下次加息之后开始调整资产负债表,美联储将力争把缩表对市场的冲击程度降至最低,可能会放慢或提高缩表速度,具体取决于市场反应。他认为,通胀上升可能意味着美联储2017年还将加息超过2次,美联储应当愿意在必要时调整缩表速度。

高盛分析师警告称,对于特朗普在近期通过税改的能力,华尔街过于乐观。高盛指出,政策的不确定性正在增长。共和党领导的国会正试图解决包括税改在内的一系列问题。而目前距离国会的8月休会仅剩下39天。有恐慌指数之称的CBOE波动率指数(VIX)周一跌至1993年1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大多数投资者仍然相信,白宫和共和党将推动税改前进。高盛全球股市研究主管Robert Boroujerdi表示:“政策不确定性的增加,而同时,市场推测华盛顿将取得成功,风险资产恐慌情绪有所下降。”

0515003

Boroujerdi表示:“投资者的乐观已经计入了市场价格。而我们注意到,在8月休会前,国会只剩下39个工作日,这或意味着进展将有所放缓。”自特朗普当选以来,投资者一直期待降低公司税。自11月8日特朗普当选以来,标普500指数飙升超过10%,至记录高位。然而,对于特朗普时代的减税改革会是什么样子,将如何实现,华尔街的线索很少。

高盛分析师Jan Hatzius作出上述判断所依赖的金融状况指数(Financial Conditions Index, FCI)在3月的基础上进一步下降,因而他也再次强调此前的观点,并警告市场应该当心美联储的“政策冲击”。Hatzius认为,美联储暂时还未丧失对市场的控制。那么为何美联储加息了,金融市场状况却仍在放松?高盛这样解释:

答案在于,美联储政策——特别是在FOMC会以附近所传递的政策信息,只考虑了金融市场状况波动的很小一部分。全球经济增长大幅改善等其他进展,在保持美元不大幅升值的情况下促进了风险资产,这也有助于美国金融市场状况放松。尽管很难说未来的非货币政策冲击对于美国金融市场状况的影响是正面还是负面的,我们关于美联储政策对金融市场状况的影响仍然和长期均值相当的这个发现表明,美联储官员如果足够努力,应该能够通过调整联邦基金利率实现金融市场状况调整的目的。

在3月16日美联储如预期加息25个基点之后,美国三大股指纷纷上涨,美元指数跌至两个月新低,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2.5%,金价也上涨1.5%至1220美元/盎司。这也令追踪股价、美元、国债收益率和信用利差协同变化的高盛金融状况指数,降至2000年后非金融危机时FOMC会后反应的第三低位。高盛称,这一幅度意味着资本市场对加息的解读等同于一次降息。Hatzius当时就警告称,美联储一如预期加息,但市场却将其看成一个“鸽声大作”的惊喜。这根本就不是美联储想要的市场反应,耶伦已经失去了掌控力。美联储很可能因此加快货币紧缩政策的步伐,甚至超过市场的预期,引发资本市场再次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