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31 第70期《厚源觀點》

Home / 厚源觀點 / 2017/05/31 第70期《厚源觀點》

 美國六月份將加息,美國股市接近調整週期

0531001

以下綜合外電報告由 Peter Chao趙元成彙整
資料來源:華爾街日報,英國金融時報,華爾街見聞,彭博社,路透社等

結論一 本週不傾向交易建議

結論二 本週觀察重點在週五美國就業報告

結論三 我們仍預計六月份美國將會加息0.25%

美國銀行研報認為,在美聯儲縮表政策的影響下,美國總統特朗普勝選以來“股債齊飛”的現象將告終結。伴隨著長期美債收益率重新回漲,美國股市很有可能要下跌30%,只不過得出這一結論的出發點是美債即將面臨的五年超供格局。在超供的基礎上,QE時期對美債價格變動並不敏感的買家紛紛離場,造成了高達萬億美元的美債需求敞口。為了填補這一空白,必須借助於美國國內的養老基金和共同基金,而它們對高收益和低風險的追求勢必造成美股回落。

美國銀行利率策略師Shyam Rajan認為,未來五年美國國債超供的現象屬於板上釘釘,而且國債增發同刺激性財政政策通過與否沒有必然聯繫。除了稅改本身會增發2000到4000億美元的美債之外,2015年以來到期的美債每年都在加量增加,這種現象會一直維持到2020年。

再加上美聯儲採用被動式縮表的策略,即逐步減少到期債券再投資的比例,又將每年為市場新增2000到2500億美元的債券供給。因此美國銀行的模型中,未來五年的美債需求缺口最高為3到4.5萬億美元,而最保守也要1萬億美元。

0531002

在QE時期,美債的最大買家是美聯儲、其他國家的外匯儲備以及美國國內銀行業。但這三方對美債價格的變動並不敏感,購買美債目的更多是為了政策性調解。資料顯示,各國在QE結束後對持有美債的需求顯著下降。例如,中國的美債需求在2004到2014年間共占美債淨供給的40%,但在過去兩年逐漸轉為拋售,並將美國“第一大債主”的地位讓給了日本。

而美國國內銀行在過去五年購買了近3000億美元的美債,在去年11月特朗普勝選以後開始出售,今年以來的淨賣出總額已達到260億美元。此外,外國私人投資者對美債的興趣也將隨著各自央行加息或收窄量寬而減弱,回歸各自國家債券市場將成為新趨勢。

在2014年美國QE結束後,受當時美元走強和其他主要央行執行負利率的政策推動,來自歐洲和日本的私人領域美債需求為5600億美元,相當於美聯儲QE買債頂峰時期的年需求量。但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已傳達出在未來兩年收窄量寬的意向,勢必會引發資本回流。

美國銀行因此認為,對價格不敏感的美債買家將讓位給對價格敏感的一方,而外國公私買家也將讓位給美國國內需求方。這就令美國國內的約定給付類養老基金(defined benefit pension )和固收類共同基金,成為未來五年美債需求的主力軍。

0531003

達拉斯聯儲主席卡普蘭(Kaplan)表示,雖然標普500指數最近一再破紀錄新高,雖然美股沒有釋放出“令人擔憂的信號”,即金融市場的不平衡讓美國經濟可能出現脫軌風險,但股市裡能出現“一些調整”可能會幫助經濟維持長期擴張。卡普蘭是2017年FOMC票委。

他稱:“我在關注的是,當前利率這麼低,是否讓經濟中的不平衡性增加,或者讓杠杆及其他不平衡增加了。如果股市有一些調整,這會讓經濟更加健康。看看股市,其他人在評論市盈率是過高還是過低了,而我關注的是以盈利增長為主的基本面是否處於積極狀態。我覺得當前不存在泡沫,我也沒看到當前出現過剩或不平衡。我的確擔心不平衡性可能會增加,但是現在是處於可控狀態下的。不過,我的確認為如果市場出現一定程度的調整,這實際上會是一件健康的事情。”卡普蘭在講話中還預計2017年還將再加息兩次;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正常化應該是漸進的;此外,資產負債表規模應該比現在小很多。

卡普蘭認為,美國經濟增長可能會達到約2%,但不會達到特朗普預算案中提出的3%或更高。“當前有兩個因素在推動GDP上漲:勞動力市場的增長和生產效率的增長。問題是,勞動力市場增長相當遲緩。我自己的判斷,以及達拉斯聯儲經濟學家的判斷是,在未來10年裡勞動力增長都將表現遲緩,因為美國人口正在趨於老齡化,且勞動力增長也在放緩。”

雖然他對經濟增長的預期有些悲觀,但卡普蘭預計2017年美聯儲會再加息兩次,且會開始縮表。他稱:“我認為,應該漸進地、耐心地逐步移除寬鬆。”卡普蘭表示,美聯儲資產負債表應該比當前的規模小很多,但可能仍會高於2萬億美元。現在,美聯儲資產負債表的規模為4.5萬億美元。

《華爾街日報》報導指出,此前多位元美聯儲官員說,可能希望今年6月和9月各加息一次。但現在一些官員表示,可能希望暫停加息,先開始縮減資產負債表(縮表),明年再重啟加息。

上述報導稱,美國國會與白宮可能難以今年9月就上調聯邦政府債務上限和批准始於10月的新財年預算達成一致。迫近的預算爭鬥令一些美聯儲官員考慮,如果政府財政方面的爭鬥有干擾市場的威脅,是將今年第三次加息推遲到9月以後,還是最早9月就開始啟動縮表。

美國時間今年6月13日到14日,美聯儲將召開貨幣政策會議,會後美聯儲主席耶倫將接受記者提問,這將給她機會解釋聯儲的詳細意圖。

媒體認為,若美國政界的預算之爭威脅市場穩定,美聯儲可能推遲原本期望下半年進行的第三次加息,先宣佈啟動縮減4.5萬億美元資產負債表的規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