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31《厚源观点》

Home / 厚源观点 / 2017/05/31《厚源观点》

美国六月份将加息,美国股市接近调整周期

0531001以下综合外电报告由 Peter Chao赵元成汇整
数据源自:华尔街日报,英国金融时报,华尔街见闻,彭博社,路透社…等

结论一 本周不倾向交易建议

结论二 本周观察重点在周五美国就业报告

结论三 我们仍预计六月份美国将会加息0.25%

美国银行研报认为,在美联储缩表政策的影响下,美国总统特朗普胜选以来“股债齐飞”的现象将告终结。伴随着长期美债收益率重新回涨,美国股市很有可能要下跌30%,只不过得出这一结论的出发点是美债即将面临的五年超供格局。在超供的基础上,QE时期对美债价格变动并不敏感的买家纷纷离场,造成了高达万亿美元的美债需求敞口。为了填补这一空白,必须借助于美国国内的养老基金和共同基金,而它们对高收益和低风险的追求势必造成美股回落。

美国银行利率策略师Shyam Rajan认为,未来五年美国国债超供的现象属于板上钉钉,而且国债增发同刺激性财政政策通过与否没有必然联系。除了税改本身会增发2000到4000亿美元的美债之外,2015年以来到期的美债每年都在加量增加,这种现象会一直维持到2020年。

再加上美联储采用被动式缩表的策略,即逐步减少到期债券再投资的比例,又将每年为市场新增2000到2500亿美元的债券供给。因此美国银行的模型中,未来五年的美债需求缺口最高为3到4.5万亿美元,而最保守也要1万亿美元。

0531002

在QE时期,美债的最大买家是美联储、其他国家的外汇储备以及美国国内银行业。但这三方对美债价格的变动并不敏感,购买美债目的更多是为了政策性调解。数据显示,各国在QE结束后对持有美债的需求显着下降。例如,中国的美债需求在2004到2014年间共占美债净供给的40%,但在过去两年逐渐转为抛售,并将美国“第一大债主”的地位让给了日本。

而美国国内银行在过去五年购买了近3000亿美元的美债,在去年11月特朗普胜选以后开始出售,今年以来的净卖出总额已达到260亿美元。此外,外国私人投资者对美债的兴趣也将随着各自央行加息或收窄量宽而减弱,回归各自国家债券市场将成为新趋势。

在2014年美国QE结束后,受当时美元走强和其他主要央行执行负利率的政策推动,来自欧洲和日本的私人领域美债需求为5600亿美元,相当于美联储QE买债顶峰时期的年需求量。但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已传达出在未来两年收窄量宽的意向,势必会引发资本回流。

美国银行因此认为,对价格不敏感的美债买家将让位给对价格敏感的一方,而外国公私买家也将让位给美国国内需求方。这就令美国国内的约定给付类养老基金(defined benefit pension )和固收类共同基金,成为未来五年美债需求的主力军。

0531003

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Kaplan)表示,虽然标普500指数最近一再破纪录新高,虽然美股没有释放出“令人担忧的信号”,即金融市场的不平衡让美国经济可能出现脱轨风险,但股市里能出现“一些调整”可能会帮助经济维持长期扩张。卡普兰是2017年FOMC票委。

他称:“我在关注的是,当前利率这么低,是否让经济中的不平衡性增加,或者让杠杆及其他不平衡增加了。如果股市有一些调整,这会让经济更加健康。看看股市,其他人在评论市盈率是过高还是过低了,而我关注的是以盈利增长为主的基本面是否处于积极状态。我觉得当前不存在泡沫,我也没看到当前出现过剩或不平衡。我的确担心不平衡性可能会增加,但是现在是处于可控状态下的。不过,我的确认为如果市场出现一定程度的调整,这实际上会是一件健康的事情。”卡普兰在讲话中还预计2017年还将再加息两次;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正常化应该是渐进的;此外,资产负债表规模应该比现在小很多。

卡普兰认为,美国经济增长可能会达到约2%,但不会达到特朗普预算案中提出的3%或更高。“当前有两个因素在推动GDP上涨:劳动力市场的增长和生产效率的增长。问题是,劳动力市场增长相当迟缓。我自己的判断,以及达拉斯联储经济学家的判断是,在未来10年里劳动力增长都将表现迟缓,因为美国人口正在趋于老龄化,且劳动力增长也在放缓。”

虽然他对经济增长的预期有些悲观,但卡普兰预计2017年美联储会再加息两次,且会开始缩表。他称:“我认为,应该渐进地、耐心地逐步移除宽松。”卡普兰表示,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应该比当前的规模小很多,但可能仍会高于2万亿美元。现在,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规模为4.5万亿美元。

《华尔街日报》报道指出,此前多位美联储官员说,可能希望今年6月和9月各加息一次。但现在一些官员表示,可能希望暂停加息,先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缩表),明年再重启加息。

上述报道称,美国国会与白宫可能难以今年9月就上调联邦政府债务上限和批准始于10月的新财年预算达成一致。迫近的预算争斗令一些美联储官员考虑,如果政府财政方面的争斗有干扰市场的威胁,是将今年第三次加息推迟到9月以后,还是最早9月就开始启动缩表。

美国时间今年6月13日到14日,美联储将召开货币政策会议,会后美联储主席耶伦将接受记者提问,这将给她机会解释联储的详细意图。

媒体认为,若美国政界的预算之争威胁市场稳定,美联储可能推迟原本期望下半年进行的第三次加息,先宣布启动缩减4.5万亿美元资产负债表的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