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7 第79期《厚源觀點》

Home / 厚源觀點 / 2017/07/17 第79期《厚源觀點》

重要美聯儲改變過去五年升息錨定的目標

 0717001

以下綜合外電報告由 Peter Chao 趙元成 彙整
資料來源:BLOOMBERG,華爾街見聞等公開資訊

結論一
本週不做任何投資建議。

結論二
我們認為未來美國聯準會會更加重視薪資增長幅度(通貨膨脹可能引發的因素),而非以過去一貫所用的失業率做為衡量標準

美國時間7月12號,耶倫針對美國債務問題進行罕見的強硬表態,稱美國聯邦債務增長趨勢不可持續,並敦促國會在決定政府制定預算計畫時將債務問題納入考慮範圍內。美國國會預算局研究資料顯示,30年後美國國債占GDP比重將超過150%,美國可能遭遇一場大規模財政危機。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國會預算局在上月得出結論:若執行特朗普的減稅、醫改和基建政策,美國國債規模到2027年將增長至美國GDP的91%,到2047年將增長至美國GDP的150%。這大大超過了特朗普當局的估計。

0717002

此外,美國國會預算局還修改了其在2016年對2017年美國政府財務狀況的展望。修改版本顯示,美國今年預計的債務規模和財政赤字都出現了惡化。其中,到2046年,美國債務規模占GDP比例將增加5%至146%,美國的財政赤字占GDP比例將由8.8%增長至9.6%。

0717003

國會預算局還預計,特朗普的刺激政策對經濟的影響或許並不會如他本人所構想的那麼明顯。在未來三年中,國會預算局算得的GDP增長比率比特朗普當局所預計的少了2%。

國會預算局肯定,如果政府保持現在政策不變,在不久的未來美國將迎接一場大規模的財政危機。

  1. 一個龐大且不斷增長的聯邦債務正使財政危機到來的可能性加大。具體來說,隨著聯邦違約的可能性加大,投資者可能不太願意為聯邦借款提供資金,除非他們得到高回報的補償。當這種情況發生時,聯邦債務利率會突然上升,大大增加政府的借款成本,同時降低未償政府證券的市場價值,投資者可能會虧損。共同基金、養老基金、保險公司、銀行和其它政府債務持有人遭受的損失可能導致某些金融機構倒閉,釀成財政危機。另一個結果是私營部門貸款的成本會更高,因為政府反應的不確定性,可能會降低對私營企業可行性的信心。
  2. 任何人都不可能準確地預測美國是否會出現這種財政危機。特別是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的比率沒有明確的轉捩點,表明危機可能或即將來臨。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政府的債務越大,財政危機的風險越大。
  3. 這種危機的可能性也取決於經濟條件。如果投資者期望持續增長,他們通常不太關心政府的債務負擔。相反地,大量債務可以加強投資者對經濟的關注。因此,世界各地的財政危機經常在經濟衰退期間開始,反過來又加劇了這些危機。
  4. 一旦美國出現財政危機,政策制定者能夠採取的應對方式有限,即債務重組、貨幣寬鬆或者大幅度突然削減開支或增加稅收。

大摩的觀點:

摩根士丹利近日撰文指出,近期美國通脹的疲軟是由一些特殊和意外的因素造成的,預料未來經濟依然強勁。而低通脹疊加強勁經濟增長對於股市來說是積極信號。美聯儲和美國政府保持經濟過熱或者過冷,這支持其繼續看漲標普指數的觀點。

耶倫國會證詞後,市場聚焦“通脹”問題

在耶倫國會證詞後,市場對於通脹關注的熱度明顯提升。耶倫表示:密切關注通脹發展,仍相信拉低近期通脹的因素是暫時的;2%是對稱性通脹目標,而不是上限,現在斷言通脹不會向2%邁進為時尚早。

本月美國通脹資料面臨兩個利好因素:

  • 耶倫稱,美元持續下滑,導致美國進口價格溫和上漲,表明階段美元的跌勢已經開啟潛在輸入性通脹;
  • 美農產品近期出現明顯漲幅,過去兩個月,大米期貨漲幅近30%,小麥期貨漲幅近15%,這顯示最終將傳導至食品價格出現上漲。

兩個不利因素:

  • 儘管7月以來顯示企穩姿態,但能源價格6月環同比仍處下滑態勢;
  • 原本有較好預期的非農薪酬增長並不明顯。

綜上初判,6月美國通脹扣除能源及食品的核心通脹將恢復上升勢頭,而CPI同比由於基數原因,仍有可能小幅下滑,但環比大概率出現提升。

有關美元匯率部分

在美2月CPI觸及2.7%增長高位,3月開始同比持續出現回落後,本月通脹仍有可能繼續小幅下滑,但環比及核心通脹已經顯露企穩回升形態,未來數月通脹料或有可能進入穩定回升週期。即使通脹意外短期有所反覆,按美聯儲判斷,在較低通脹情況下依然可能會繼續緊縮之路。

美國5月通脹率低於市場預期,成為市場拋售美元的又一個新的理由。相信未來幾天,市場將需要重新調整對美聯儲縮表以及加息進程的判斷,儘管方向上分析師們仍然會堅持9月縮表和12月加息,但噪音肯定會增多。

事實上不僅是美國,歐洲、日本、中國和印度都出現了令人難以解釋的低通脹問題。印度的CPI常態應該保持在6%以上,但現在卻連2%都不到了。與此同時,印度的政策利率仍然在6%以上,市場會自然認為央行的貨幣政策過緊,降息將是大概率事件。

在新興市場中,印度的案例並非孤例。由於過去數年的新興市場危機,為了保護本幣,新興市場普遍存在高利率,而在經濟表現改善時,資金會選擇進入這些市場來獲取較高的債券收益率,這也會穩定幣值的表現,而央行在這個時候往往需要考慮將極高的利率向下調整,這在一定時期內反而會推高貨幣的表現——因為市場會認為降息後經濟前景會獲得改善。

對於未來的利率判斷,將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對匯率的預期。但短期來看,可信度則更加重要。比如說市場會對美國的加息進程表示懷疑,但對歐洲的退出寬鬆更有信心,在新興市場中,利率相對較高的經濟體較多,因此市場會認為買入這些貨幣有著不錯的安全邊際。

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當市場的觀點開始逐步走向另一個“一致”,這往往是一個值得關注的變盤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