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06 第97期《厚源觀點》

Home / 未分類 / 2017/11/06 第97期《厚源觀點》

轉載:德意志銀行對於未來全球貨幣緊縮的觀點

 

dodge

以上綜合外電報告由 Peter Chao趙元成彙整

資料來源自Deutch Bank,BLOOMBERG,華爾街日報,CNBC,華爾街見聞等公開信息

結論一  德意志銀行認為未來全球央行最大的敵人仍然是通貨膨脹。

結論二  目前全世界正在積極尋找投資標的物或是貨幣的替代品。

結論三  一定程度上,德意志銀行認為目前已經出現通貨膨脹。

 

德意志銀行首席經濟分析師Jim Reid在報告中指出,印鈔機的最大敵人,可能正是通脹。

德銀認為,法幣制度容易導致通脹高企,80年代以來的全球化趨勢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脹。然而,如今這種局面正在改變,甚至可能會反轉——通脹可能越發難以控制。未來十年間,法幣制度可能遭受嚴峻考驗,全球需要尋找替代品。

 

Reid分析稱,20世紀70年代以來的法幣制度實際上並不穩定,容易引起高通脹。該制度刺激了預算赤字、債務上升、大規模信貸創造、超寬鬆貨幣政策、全球經濟增長失衡、金融管制放鬆,以及更不穩定的市場。

 

在70年代,通貨膨脹創紀錄高速增長。80年代過後,儘管人口和全球化的趨勢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通脹,但當前的通脹水準在歷史上來看相對較高。

德銀認為,目前對通脹低迷的擔憂實屬“無稽之談”。

 

下圖分別為過去八百年來全球中位數通脹指數的表現,以及1900年以來通脹的爆發式增長。圖一

 

 

1933年以來,全球中位數通脹指數同比持續正增長。值得注意的是,1980年以來,全球經歷了35年的通脹增速放緩。途2

 

 

00年代以來,制約全球通脹增長的,正是全球化的趨勢。其中,中國的融入意義重大,令全球勞工數量激增。2010年前後,較發達地區和中國15-64歲人口(勞動人口)數量達到高峰期。wj4

 

 

隨著全球化的推進,全球勞動成本遭到抑制。1980年以來,一些G20國家在勞工報酬占GDP比重持續下降。德銀認為,這在某種程度上壓制了通脹,而這些通脹正來自央行們的刺激措施。圖3

 

 

下圖為過去幾十年來一些大國實際工資同比增長。1960-1980年的實際工資增長高於1980年之後的時期。圖4

 

 

然而,隨著人口狀況的轉向,以及民粹主義的崛起,這種局勢目前正在悄然逆轉。

Reid指出,在過去的35年間,勞動人口數量持續增加,此後將開始走下坡路,雖然下降速度會比較慢,這仍將影響勞動力成本。如果未來幾年乃至幾十年間,經濟維持增長,而勞動力數量持平或是下降,都會給工資成本帶來上行壓力。

 

如果勞動力成本的變化趨勢在未來扭轉,全球貨幣制度將如何變化?

Reid分析稱,如果央行的任務是將通脹維持在2%左右,無論外部環境如何,央行都會更多地收緊政策。然而,考慮到全球債務水準,這並不切實際。

在這種情況下,央行的目標一定會改變,允許通脹攀升,或是降低獨立性,而非讓利率升至經濟上“不舒服”的水準。

德銀認為,當勞動力成本攀升(而非下降)至邊際水準,決策者們面臨的境況更為艱難,通貨膨脹的情況可能極為嚴重。“如果通貨膨脹率持續攀升,債券收益率將非常脆弱,尤其是相對於當前創紀錄低點的水準而言,”德銀表示,鑒於全球債務負擔都接近紀錄水準,央行們可能會被迫購買更多證券。這將導致更高的通脹——因為實際收益率為負,金融狀況極為寬鬆,工資水準也更高。

 

德銀指出,最終,通脹可能越來越無法控制,隨著人們對紙幣信心的喪失,法幣脆弱的時代終將到來,人們將苦苦追尋法幣的替代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