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4《厚源观奌》

Home / 未分类 / 2017/12/04《厚源观奌》

本周焦点将放在美国众议院是否通过税改版本

 

0508001

 

以上综合外电报告由 Peter Chao赵元成汇整

数据源自FAREAST BANK,BLOOMBERG,华尔街日报,华尔街见闻等公开信息

结论一  美国税改通过短期有利美元上升与股市走高。

结论二  今年FED仍会继续加息与缩表,资金宽松性将在未来一季后出现紧缩。

结论三  其它各国股市短期将面临下跌,因资金将回流美国股市。

 

作为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最大的“成绩”,美国30年来最大的税改法案即将出炉。美国公司税率将大幅降低,征税体制也将发生较大变化。作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和最重要的消费市场和投资目的地,美国进行大规模税改是否会在全球范围内引发金融和产业资本大举回流美国成为外界广泛关注的话题。

继众议院上月通过减税法案后,参议院2日凌晨以51票赞成、49票反对的结果勉强通过了自己版本的税改法案。从4日开始,参众两院将进行艰巨的“调和”协商,以消除两个版本的不同之处。目前,两院版本在诸多细节上分歧很大,如对个人所得税级的调整、公司税减税的启动时间、税收抵扣相关规定等。

分歧协商预计将非常艰难,协商后达成的统一版本,还须分别提交两院投票,两院均表决通过后才能提交总统签署成为法律。美国国会共和党高层希望能在今年圣诞节前完成税改立法,但分析人士称不能排除拖延至明年初的可能。

从税改对美国国内的影响来看,目前两院版本均偏袒富人。据华盛顿智库税务政策中心研究,本次减税的大部分收益都将由高收入家庭获得。因此,本次税改很可能加剧美国贫富分化和社会矛盾。

从国际方面来看,此次税改最大影响将是美国企业所得税大幅降低,美国征税体制改变。首先,美国企业所得税从35%大幅降至20%。此外,对跨国企业目前为避税而囤积在海外的2.6万亿美元利润,只需一次性缴纳14%便可合法汇回美国。

其次,美国将目前的全球征税体制转变为属地征税体制,对海外子公司股息所得税予以豁免。但同时,此次税改针对跨国企业新增了20%的“执行税”,以限制这些企业通过和美国以外分支机构的内部交易来避税。这一新税种可能冲击国际产业链,阻止跨国企业将产业转移出美国。

 

税改法案有数百页之厚,内容宏大繁复,分析机构和专家短时间内均难断言美国税改是否会立刻导致国际金融和产业资本流动的巨变,认为应避免得出过于简单化的结论。

首先,虽然特朗普政府宣称减税有助于企业扩大投资、刺激经济更快增长,但经济学家警告,更低税率未必会导致企业加大投资,企业也可能将更多资金投入金融市场或用于分红,未必有助于实体经济增长。

而且,虽然美国名义企业税率在发达国家中最高,但据经合组织统计,由于种种抵扣和税务漏洞,美国实际企业税率仅为18.1%,低于日法德英加意六国19.4%的平均水平。在这种情况下,减税能否改变企业目前的投资行为尚未可知。

其次,不能通过简单比较各国企业税率就得出企业投资必将流向低税率国家的结论,因为税率仅仅是影响企业投资的因素之一,其它因素包括市场规模、供应链、产业集群、营商环境、法治环境、宏观政策等。

观察人士指出,此次美国税改最值得担心的,与其说是降低税率,不如说是争夺税基,即通过执行税将以往不纳税的国际交易纳入美国纳税范围,或利用税收杠杆迫使企业将生产环节留在美国境内。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的研究称,众议院税改版本给全球税收体制协调及国际产业链带来的挑战不容小视,如果这一版本的议案最终成为法律,可能会迫使目前诸多双边和多边税收协定进行调整。

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尤其是流动性更强的数字经济快速发展的当下,国际税收的协调问题变得日益严峻。国际税收漏洞使跨国企业得以疯狂避税,竞争性减税可能恶化各国政府财政状况,争夺税基则可能导致双重征税、供应链扭曲等问题。因此,税收问题已不仅是一国内政,而是需国际合作的多边问题。

 

中国的应对:中国也可能进行减税应对资本外流

 

12月3日,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和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先后对美国税改法案发表看法。目前减税规模超一万多亿元。刘尚希称,美国是以直接税为主,中国则以间接税为主。所以美国降低企业所得税,中国则应在间接税上做调整,尤其是作为中国目前最大税种的增值税。下一步应在减并增值税税率方面做出调整。通过减并税率的改革所产生的影响,可能比在所得税上面改革所产生的影响还要大。

 

未来本周的焦点将放在众议院是否通过参议院版本

 

参议院和众议院的两个版本之间都有哪些区别呢?华尔街见闻对二者进行了对比,除了在抵押贷款利息减免这一项上众议院的征税要求更为苛刻之外,几乎都是参议院版本更为严格。要解决这些分歧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参众两院官员预计将从下周一开始着手此事。特朗普政府希望能在2017年底之前完成该法案的最终签署。

证券时报,朱光耀在凤凰网财经峰会上表示,美国作为全球最主要、最大的经济体,其税收政策调整的外溢性影响不可忽视。美国税改方案通过后,下一步对美国竞争力提高积极方面的影响是多少,对美国劳动生产力的提高是多少,对美国工人工资的影响是多少,值得高度关注。

朱光耀称,美国税改法案通过需要我们积极应对,要从共同提高劳动生产力、竞争力,共同造福于工人和人民这个角度来进行政策的探讨。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