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4 第101期《厚源觀點》

Home / 未分類 / 2017/12/4 第101期《厚源觀點》

本周焦點將放在美國眾議院是否通過稅改版本

0619001

以上綜合外電報告由 Peter Chao趙元成彙整

資料來源自FAREAST BANK,BLOOMBERG,華爾街日報,華爾街見聞等公開信息

結論一  美國稅改通過短期有利美元上升與股市走高。

結論二  今年FED仍會繼續加息與縮表,資金寬鬆性將在未來一季後出現緊縮。

結論三  其它各國股市短期將面臨下跌,因資金將回流美國股市。

 

作為特朗普政府執政以來最大的“成績”,美國30年來最大的稅改法案即將出爐。美國公司稅率將大幅降低,徵稅體制也將發生較大變化。作為全球最大經濟體和最重要的消費市場和投資目的地,美國進行大規模稅改是否會在全球範圍內引發金融和產業資本大舉回流美國成為外界廣泛關注的話題。

繼眾議院上月通過減稅法案後,參議院2日淩晨以51票贊成、49票反對的結果勉強通過了自己版本的稅改法案。從4日開始,參眾兩院將進行艱巨的“調和”協商,以消除兩個版本的不同之處。目前,兩院版本在諸多細節上分歧很大,如對個人所得稅級的調整、公司稅減稅的啟動時間、稅收抵扣相關規定等。

分歧協商預計將非常艱難,協商後達成的統一版本,還須分別提交兩院投票,兩院均表決通過後才能提交總統簽署成為法律。美國國會共和黨高層希望能在今年耶誕節前完成稅改立法,但分析人士稱不能排除拖延至明年初的可能。

從稅改對美國國內的影響來看,目前兩院版本均偏袒富人。據華盛頓智庫稅務政策中心研究,本次減稅的大部分收益都將由高收入家庭獲得。因此,本次稅改很可能加劇美國貧富分化和社會矛盾。

從國際方面來看,此次稅改最大影響將是美國企業所得稅大幅降低,美國徵稅體制改變。首先,美國企業所得稅從35%大幅降至20%。此外,對跨國企業目前為避稅而囤積在海外的2.6萬億美元利潤,只需一次性繳納14%便可合法匯回美國。

其次,美國將目前的全球徵稅體制轉變為屬地徵稅體制,對海外子公司股息所得稅予以豁免。但同時,此次稅改針對跨國企業新增了20%的“執行稅”,以限制這些企業通過和美國以外分支機搆的內部交易來避稅。這一新稅種可能衝擊國際產業鏈,阻止跨國企業將產業轉移出美國。

稅改法案有數百頁之厚,內容宏大繁複,分析機構和專家短時間內均難斷言美國稅改是否會立刻導致國際金融和產業資本流動的巨變,認為應避免得出過於簡單化的結論。

首先,雖然特朗普政府宣稱減稅有助於企業擴大投資、刺激經濟更快增長,但經濟學家警告,更低稅率未必會導致企業加大投資,企業也可能將更多資金投入金融市場或用於分紅,未必有助於實體經濟增長。

而且,雖然美國名義企業稅率在發達國家中最高,但據經合組織統計,由於種種抵扣和稅務漏洞,美國實際企業稅率僅為18.1%,低於日法德英加意六國19.4%的平均水準。在這種情況下,減稅能否改變企業目前的投資行為尚未可知。

其次,不能通過簡單比較各國企業稅率就得出企業投資必將流向低稅率國家的結論,因為稅率僅僅是影響企業投資的因素之一,其它因素包括市場規模、供應鏈、產業集群、營商環境、法治環境、宏觀政策等。

觀察人士指出,此次美國稅改最值得擔心的,與其說是降低稅率,不如說是爭奪稅基,即通過執行稅將以往不納稅的國際交易納入美國納稅範圍,或利用稅收杠杆迫使企業將生產環節留在美國境內。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的研究稱,眾議院稅改版本給全球稅收體制協調及國際產業鏈帶來的挑戰不容小視,如果這一版本的議案最終成為法律,可能會迫使目前諸多雙邊和多邊稅收協定進行調整。

在經濟全球化時代,尤其是流動性更強的數字經濟快速發展的當下,國際稅收的協調問題變得日益嚴峻。國際稅收漏洞使跨國企業得以瘋狂避稅,競爭性減稅可能惡化各國政府財政狀況,爭奪稅基則可能導致雙重徵稅、供應鏈扭曲等問題。因此,稅收問題已不僅是一國內政,而是需國際合作的多邊問題。

中國的應對:中國也可能進行減稅應對資本外流

 

12月3日,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和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先後對美國稅改法案發表看法。目前減稅規模超一萬多億元。劉尚希稱,美國是以直接稅為主,中國則以間接稅為主。所以美國降低企業所得稅,中國則應在間接稅上做調整,尤其是作為中國目前最大稅種的增值稅。下一步應在減並增值稅稅率方面做出調整。通過減並稅率的改革所產生的影響,可能比在所得稅上面改革所產生的影響還要大。

未來本周的焦點將放在眾議院是否通過參議院版本

 

參議院和眾議院的兩個版本之間都有哪些區別呢?華爾街見聞對二者進行了對比,除了在抵押貸款利息減免這一項上眾議院的徵稅要求更為苛刻之外,幾乎都是參議院版本更為嚴格。要解決這些分歧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參眾兩院官員預計將從下週一開始著手此事。特朗普政府希望能在2017年底之前完成該法案的最終簽署。

證券時報,朱光耀在鳳凰網財經峰會上表示,美國作為全球最主要、最大的經濟體,其稅收政策調整的外溢性影響不可忽視。美國稅改方案通過後,下一步對美國競爭力提高積極方面的影響是多少,對美國勞動生產力的提高是多少,對美國工人工資的影響是多少,值得高度關注。

朱光耀稱,美國稅改法案通過需要我們積極應對,要從共同提高勞動生產力、競爭力,共同造福于工人和人民這個角度來進行政策的探討。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