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4《厚源观奌》

Home / 未分类 / 2018/01/04《厚源观奌》

从德意志银行与瑞士信贷对于美元利率的预期

预测美元可能出现的走势

1

以上综合外电报告由 Peter Chao赵元成汇整

数据源自德意志银行,瑞士信贷,REUTERS,BLOOMBERG,CNBC,华尔街见闻……等信息

结论一 从中国到国际所有系统性银行对于美元利率预期有极大落差。

结论二 鸽派总结加息仅有两次,鹰派总加息到四次。

结论三 2018年底美国联邦利率可能最高达到2.25%

结论四 目前国际对于今年三月开始加息或是六月开始加息解读不同。

结论五 若美元只加息两次,美元将大幅下跌5-7%

结论六 若美元加息三次,美元今年走势可能先跌后涨,但美元指数无法涨回2016高点的104.50(除非发生系统性如2008的金融风暴或2012的债务危机)

结论七 若美元加息超过三次,并加大现有退出紧缩规模,美元将大涨,但美元指数无法涨回2016高点的104.50(除非发生系统性如2008的金融风暴或2012的债务危机)

结论八 若美元下跌,对国际股市有利(包括美国),若美元上涨,对国际股市利空(包括美国)

结论九 若美国三月开始加息,则对国际所有债券皆属利空(高评等收益债受伤最小,高收益债受创将最重)

 

德意志银行的观点:

现任主席耶伦的任期将在2月3日正式结束,鲍威尔(Jerome Powell)有望在同日宣誓就任。这位准主席早就对外公布了他的政策主张:2018年将在一定程度上进一步加息。

德意志银行认为,2018年,鲍威尔领导下的美联储将变得更加鹰派,其将加息四次,第一次将发生在3月份。

这与华尔街整体的市场预期相符。财经媒体CNBC近日撰文指出,越来越多的华尔街经济学家作出预言,认为明年美国可能加息四次甚至更多。

而美联储在12月中旬宣布加息25个基点的同时表示,预计2018年将加息三次。

2

该行表示,最近的几位发表公开讲话的联储决策者鹰鸽皆有,不过他们对市场的影响力都为中性。

 

各地区主席最近一个月意见发言汇整:

旧金山联储主席John Williams偏向鹰派阵营。他在近期表示,2018年加息3次、2019年加息2-3次是“合理的”,失业率明年有望跌至3.7%。达拉斯联储主席Robert Kaplan属于鹰派官员。他最近称,预计美联储将逐渐且有耐心地加息,自己的“位图”表明2018年有三次加息。

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Neel Kashkari则是个顽固的鸽派。他对低通胀提出异议。他称,通胀依旧低迷,债市传递出警告信号,“为什么我们还要加息?”Kashkari是12月上旬美联储会议中仅有两名反对加息成员之一,另一位是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CharlesL Evans。

 

来自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 PRIVATE BANKING首席经济学家陶冬博士的观点:

 

1)美国税改是2018年的最大变量。这是三十年来美国最大的税务改革,个人税与公司税的大幅调低可以直接刺激经济,同时改善美国的营商环境。税改之后美国跨国公司滞留海外的巨额资金何去何从,将主导美元汇率走势。

陶冬认为,税改的短期经济刺激作用被高估,美国经济最快在2018年下半年开始放缓。但是美国税改无可避免地改变全球营商环境的均衡,势必带来一场世界范围内的政策性减税浪潮。跨国资金开始回流美国,美元汇率走高,美元区资产受惠于资金流入,而海外则预计出现流动性紧缺的局面。

 

2)中国去杠杆牵连着全球的神经。金融危机后,中国曾经一度为全世界提供了六成的增长动力,之后动能逐渐放缓,但仍是世界上最大的需求来源。经济工作会议上将去杠杆防风险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政策高度,流动性在缓慢收紧中,市场利率在逐步上调中。

陶冬认为,2018年的政策监管力度一定进一步加强,金融机构内部的杠杆水平会进一步下降,导致流动性越来越紧,资金成本越来越高。这些暂时不至于触发系统性风险,不过对整体经济的增长动能是一个挑战,违约风险可能要进一步释放。

 

3)退出QE成为市场焦点。2017年美国联储连续加息,不过市场对通货膨胀前景却不看好,这使得两年期对十年期国债的利差缩减到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点。中国人民银行号称货币政策并未收紧,不过市场利率却一升再升,并开始传导到按揭利率、存款利率上。

陶冬认为美国在2018年会继续加息三次,但是在货币环境正常化的过程中尽量舒缓税改带来的财政赤字压力。中国在宏观审慎、堵塞监管盲点中加速去杠杆,政策宣示不大,但是流动性收缩力度却未必小。欧洲央行可能在2018年正式宣布退出QE计划,日本则暂时看不到类似的动作。

 

4)全球增长拐点将现。世界正在经历战后最长的一次经济扩张周期,这既是拜天量流动性所赐,也是企业投资信心回暖的结果。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中国十九大召开、欧洲政坛未现黑天鹅事件,都为短周期带来了额外的刺激,但是这些到2018年下半年可能出现逆转。

陶冬认为事件性因素开始消退,全球增长速度可能在2018年下半年开始回落。目前看到的只是增长的温和放缓,但是不排除去杠杆、市场动荡、地缘政治事件造成更大规模的调整。海外美元回流、美元重回强势的话,新兴市场可能受到意外的冲击。

 

5)资产泡沫是悬在头顶的剑。美国的股票、日本的债券、中国的房子,被称为世界三大估值奇景,是泡沫早晚会爆,问题是2018年会不会爆。

陶冬认为,全球流动性由放到收,资产维持2017年的荣景会十分困难。政策风险转化成市场风险,并触发连锁调整的机会明显上升。全球大调整并非必然,但是三大泡沫中其中一个出事并非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