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5《厚源观奌》

Home / 未分类 / 2018/01/15《厚源观奌》

美国联储三月加息机率市场预期已达87%1

以上交易建议报告由 Peter Chao赵元成汇整

资料源自:BLOOMBERG,高盛,路透社,日本央行公告,欧洲央行公告,华尔街日报,CNBC,华尔街见闻。

 

结论一  美国两年期国债殖利率自2008后首次高于2%

结论二  美国最新核心通货膨胀为1.8%,自2017年下跌后首次接近联准会所锚定通货膨胀上限2%

结论三  华尔街普遍预期即使新旧主席交接之际,新任主席也将迫而追随其它理事意见,加息0.25%

结论四  投机性高殖利率长天期公司债价格开始下跌。

 

 

美国12月核心CPI同比增幅创11个月新高,投资者预计美联储将如期收紧货币政策,周五两年期美债收益率上涨,突破2%关口,为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

2

美国国债整体下跌,五年期美债收益率也达到2.38%的高位,创2011年2月以来新高。七年期美债收益率也创2013年9月以来新高,达到2.51%。五年期和三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利差接近2007年以来最低水平。此前,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12月美国核心CPI(即去除浮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部分的CPI)较去年同期同比上涨1.8%,较上个月环比上涨0.3%,为2017年1月以来最大增幅,远超分析师预期,主要受益于机动车辆价格和房价的提升。更广义的CPI则显示出较小的增幅,与预期持平,主要受能源价格下跌的影响。

3

美国商务部的报告显示,12月美国零售销售上涨,前值也被上修,显示出假期季消费的强劲,也表明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可能好于预期。

 

核心CPI和销售数据的强劲,显示出美国通胀率正在攀升,进一步左证了美联储的看法,也令今年加息三次显得更为可行。目前市场对美联储三月加息的预期已经达到87%。

两年期美债收益率已经连续六个季度上升,这是自2000年以来最长的一次。美联储如果继续提高利率,这意味着两年期收益率可能有更大的上升空间。

 

厚源观察此前文章提到,长短端美债收益率曲线扁平化,是目前华尔街热议的话题。主流分析一致认为,这一趋势将在今年继续持续,美联储后续加息举措,税改落地都是潜在的推动因素。但是,何时形上一次两年期美债收益率达到2%是2008年9月30日,为雷曼兄弟破产两周后左右。雷曼兄弟的倒台,引发全球资金避险。在雷曼兄弟宣布破产当天,美债收益率狂泻50个基点,盘中一度跌破2%。后来,2年期美债收益率在跌至0.143%的历史最低后,开始回升。2016年大部分时间美债收益率未能超过1%,而特朗普总统上台之后,国债收益率大幅上涨。受美联储三次加息影响,2017年国债收益率也一路持续攀升。成倒挂,或者会不会形成倒挂都成为争论的焦点。

 

全球央行量化宽松的时代走向落幕

 

据彭博统计,今年才过两周,只用了八个交易日,全球负收益率的债券就减少了约1万亿美元,降至7.3万亿美元,规模创去年7月以来新低。

负收益率债券减少主要源于,市场预期全球央行将要撤除超常规的货币宽松,全球经济向好、通胀率会回升。

 

2016年8月,由于英国央行七年来首次降息、日本央行进一步扩大QE购买资产规模等央行行动,全球负收益率债券规模曾达到13.4万亿美元,约等于全球经济的四分之一。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都在上周传出了让市场认为可能调整QE的信号。1月9日日本央行宣布减少购买部分长期国债,此后日元汇率、日债收益率应声走高。基准10年期美债收益率十个月来首度升破2.5%,2年和30年期美债收益率曲线创逾一年新高。

虽然分析人士认为,此次日本央行的行动并没有任何新的政策暗示,但在市场预期全球央行终将收紧货币之时,连日本央行的“小动作”也让投资者紧张。上周欧洲央行公布的去年12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显示,该央行可能考虑在2018年初逐渐调整前瞻指引,以反映经济增长前景的改善。欧洲央行暗示缩减QE可能来得比预期早,这种“幡然醒悟”为今年全球货币政策拐点的到来敲下“实锤”,也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

 

文章援引分析称,市场应留意通胀高于预期等四个信号,出现这些信号可能意味着央行将加快收紧货币政策,戳破资产泡沫。

 

同时间美国减将大幅扩大美国财政上的可持续性

 

高盛预计,未来四年,税改将令美国财政赤字每年平均增超2000亿美元,且国会可能会批准大量新的支出方案。2018财年,美国财政净借款同比将翻倍至超万亿美元。

继美联储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表达了对美国财政状况的担忧后,高盛也对美国的债务负担发出警告。

 

在一月12日的最新报告中高盛指出,以下三个原因将导致美国债务上升,国债供应将猛增超100%:

 

  预计在未来四年内,税改每年平均将增加超过2000亿美元财政赤字,并且国会可能会批准大量新的支出方案。

  美联储缩表将增加财政部向公众发行的国债数量。

  一旦长期的债务上限被暂停,美国财政部的现金余额可能会增加约2000亿美元,这也增加了额外借款的必要性。

 

基于以上因素,高盛预计,美国财政净借款将从2017财年的4880亿美元增加至2018财年的10300亿美元,并且2019财年的净借款也将处于类似水平。融资需求的增加可能会通过短期国债和附息债券的发行来满足。高盛预计,美国财政部将在二月份公布季度发展计划时宣布借款需求的“大幅增加”。

 

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则提到,美国财政政策“正处于不可持续的路径”。在已经面临诸多压力的情况下,朗普税改、持续扩张的财政政策将进一步加剧美国的长期财政负担。忽略平衡预算赤字存在推涨长期利率的风险,既挤压了私营领域投资,也与扩大资本支出的愿景相互冲突(因为偿债成本更高),更不利于美国的国家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