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0 第108期《厚源觀點》

Home / 未分類 / 2018/03/20 第108期《厚源觀點》

美國國債規模正式超過21兆美元

諸多跡象表明美國發動貿易關稅壁壘目標是中國

1

以上報告由 Peter Chao彙整

資料源自:US TREASURY,WSJ,ZERO HADGE,JP MORGAN,陶冬部落格,華爾街見聞等

 

結論一 美國國債總量於上週五超過21兆美元。

結論二 美國減稅措施將造成財政赤字更加嚴重,資金回流速度與股票回購速度加快可能會造成聯准會更激進的加息。

結論三 若美國發動貿易壁壘,主要目標是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盈餘數字。

結論四 貿易戰最終若成立,美國消費者將受到更大的物價上爭趨勢的威脅。(石油業例外)

 

美國債務總量於三月十七日正式超過21兆美元

特朗普執政一年多,美國負債規模就增長了一萬多億美元。華爾街擔憂,如果美國負債規模繼續快速增長,將會創下美國歷史上的負債紀錄,危及金融穩定。奧巴馬政府八年時間裡,美國全國債務幾乎翻了一番,增長了9.3萬億美元。

在特朗普治下,美國債務規模不僅沒有縮小的跡象,反而在特朗普野心勃勃的財政政策下,愈發龐大,增速甚至超過了奧巴馬政府時期。

根據三月17日美國財政部的資料,美國全國債務規模首度超越21萬億美元大關。也就是說,在特朗普上任的第一年裡,美國債規模就增長了一萬多億美元,然而,真正的財政開支尚未開始。

 

2

美國全國債務的顯著增長,引發了華爾街的擔憂。高盛稱,如果美聯儲的混合利率水準達到3.5%,而美國的負債與GDP的比值約為1的話,美國的前景比1940年代和1990年代時更糟糕。高盛警告,如果縱容美國負債持續攀升,最終將危及金融穩定。
但更壞的消息是,美國負債同GDP的比值並非一成不變,而是在不斷擴大。CBO預計,到2040年,美國的負債將會達到GDP規模的150%左右,而這只是樂觀的預計。

 

3

 

美國貿易壁壘目標明確指向中國

2017年3月8日,特朗普宣佈對鋼鋁產品課征懲罰性進口關稅。NAFTA成員加拿大、墨西哥不在其列,美國的其它盟國可以申請豁免。針對中國的貿易措施估計會陸續出現。

今年是美國的選舉年,選舉年拉進口貨出來示眾以贏取選票,在每個週期都是一樣的。其中,中國近二十年一直國會討論的目標,

中美貿易逆差根據兩國的統計資料差異巨大,美方資料比中方多出近1000億美元。一部蘋果手機,八成以上的電子元件來自日本、韓國、中國臺灣等國家和地區,絕大部分利潤被蘋果公司收走,中方廠家所得利潤只有區區的單位數,整部手機的貿易金額卻算在中國貿易順差盈餘上,反映在美方的貿易赤字中。這種貿易統計偏差早先就曾被IMF等國際組織的經濟學家指出來。

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比十年前小多了。十年前對美貿易順差對中國整體GDP增長貢獻兩個百分點,如今大約0.6個百分點。十年前中國迫切需要出口部門提供就業機會,如今製造業面臨的是勞工短缺。

如果按照白宮要求每年減少對美順差1000億美元,瑞士信貸首席經濟學家陶冬預計中國在經濟增長率上約損失0.2-0.4個百分點。這是不小的數字,不過可能性不大。美國根本沒有多少本土產能去製造Made in China的低端替代品,對中國征進口稅不過意味著從別國進口成本更高的產品或被進口稅墊高了價格的中國產品,這意味著美國消費者需要承受更高的物價。

由於生產能力不是短時間可以變出來的,除了個別產業外,白宮未必能夠通過提高對中國產品的關稅,令美國的相應產品直接得益,陶冬認為白宮的這場貿易戰旨在逼迫中國開放更多的市場,降低美資准入門檻,改善智慧財產權保護。

從歷史大視野看,美國的對華政策其實在奧巴馬第二任已經發生了根本性改變。改革開放之後美國對中國政策基調是接觸(engagement),試圖通過開放市場將計劃經濟的中國納入到市場經濟軌道,納入到全球經濟圈中。2010年前後,美國的對華政策基調轉為遏制(containment),阻撓中國崛起成為新的主題。於是重回亞洲戰略出爐,但是美國的對華國策早已發生了改變,中美貿易戰爆發的機會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