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5 第103期《厚源觀點》

Home / 未分類 / 2018/1/15 第103期《厚源觀點》

美國聯儲三月加息機率市場預期已達87%

1

以上交易建議報告由 Peter Chao趙元成彙整

資料源自:BLOOMBERG,高盛,路透社,日本央行公告,歐洲央行公告,華爾街日報,CNBC,華爾街見聞。

 

結論一  美國兩年期國債殖利率自2008後首次高於2%。

結論二  美國最新核心通貨膨脹為1.8%,自2017年下跌後首次接近聯准會所錨定通貨膨脹上限2%。

結論三  華爾街普遍預期即使新舊主席交接之際,新任主席也將迫而追隨其它理事意見,加息0.25%

結論四  投機性高殖利率長天期公司債價格開始下跌。

 

美國12月核心CPI同比增幅創11個月新高,投資者預計美聯儲將如期收緊貨幣政策,週五兩年期美債收益率上漲,突破2%關口,為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首次。

2

美國國債整體下跌,五年期美債收益率也達到2.38%的高位,創2011年2月以來新高。七年期美債收益率也創2013年9月以來新高,達到2.51%。五年期和三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利差接近2007年以來最低水準。此前,美國勞工部資料顯示,12月美國核心CPI(即去除浮動較大的食品和能源部分的CPI)較去年同期同比上漲1.8%,較上個月環比上漲0.3%,為2017年1月以來最大增幅,遠超分析師預期,主要受益於機動車輛價格和房價的提升。更廣義的CPI則顯示出較小的增幅,與預期持平,主要受能源價格下跌的影響。

3

美國商務部的報告顯示,12月美國零售銷售上漲,前值也被上修,顯示出假期季消費的強勁,也表明第四季度的經濟增長可能好於預期。

 

核心CPI和銷售資料的強勁,顯示出美國通脹率正在攀升,進一步佐證了美聯儲的看法,也令今年加息三次顯得更為可行。目前市場對美聯儲三月加息的預期已經達到87%。

兩年期美債收益率已經連續六個季度上升,這是自2000年以來最長的一次。美聯儲如果繼續提高利率,這意味著兩年期收益率可能有更大的上升空間。

 

厚源觀察此前文章提到,長短端美債收益率曲線扁平化,是目前華爾街熱議的話題。主流分析一致認為,這一趨勢將在今年繼續持續,美聯儲後續加息舉措,稅改落地都是潛在的推動因素。但是,何時形上一次兩年期美債收益率達到2%是2008年9月30日,為雷曼兄弟破產兩周後左右。雷曼兄弟的倒臺,引發全球資金避險。在雷曼兄弟宣佈破產當天,美債收益率狂瀉50個基點,盤中一度跌破2%。後來,2年期美債收益率在跌至0.143%的歷史最低後,開始回升。2016年大部分時間美債收益率未能超過1%,而特朗普總統上臺之後,國債收益率大幅上漲。受美聯儲三次加息影響,2017年國債收益率也一路持續攀升。成倒掛,或者會不會形成倒掛都成為爭論的焦點。

 

全球央行量化寬鬆的時代走向落幕

 

據彭博統計,今年才過兩周,只用了八個交易日,全球負收益率的債券就減少了約1萬億美元,降至7.3萬億美元,規模創去年7月以來新低。

負收益率債券減少主要源於,市場預期全球央行將要撤除超常規的貨幣寬鬆,全球經濟向好、通脹率會回升。

 

2016年8月,由於英國央行七年來首次降息、日本央行進一步擴大QE購買資產規模等央行行動,全球負收益率債券規模曾達到13.4萬億美元,約等於全球經濟的四分之一。日本央行和歐洲央行都在上周傳出了讓市場認為可能調整QE的信號。1月9日日本央行宣佈減少購買部分長期國債,此後日元匯率、日債收益率應聲走高。基準10年期美債收益率十個月來首度升破2.5%,2年和30年期美債收益率曲線創逾一年新高。

雖然分析人士認為,此次日本央行的行動並沒有任何新的政策暗示,但在市場預期全球央行終將收緊貨幣之時,連日本央行的“小動作”也讓投資者緊張。上周歐洲央行公佈的去年12月貨幣政策會議紀要顯示,該央行可能考慮在2018年初逐漸調整前瞻指引,以反映經濟增長前景的改善。歐洲央行暗示縮減QE可能來得比預期早,這種“幡然醒悟”為今年全球貨幣政策拐點的到來敲下“實錘”,也宣告了一個時代的結束。

 

文章援引分析稱,市場應留意通脹高於預期等四個信號,出現這些信號可能意味著央行將加快收緊貨幣政策,戳破資產泡沫。

 

同時間美國減將大幅擴大美國財政上的可持續性

 

高盛預計,未來四年,稅改將令美國財政赤字每年平均增超2000億美元,且國會可能會批准大量新的支出方案。2018財年,美國財政淨借款同比將翻倍至超萬億美元。

繼美聯儲紐約聯儲主席杜德利表達了對美國財政狀況的擔憂後,高盛也對美國的債務負擔發出警告。

 

在一月12日的最新報告中高盛指出,以下三個原因將導致美國債務上升,國債供應將猛增超100%:

 

一  預計在未來四年內,稅改每年平均將增加超過2000億美元財政赤字,並且國會可能會批准大量新的支出方案。

二  美聯儲縮表將增加財政部向公眾發行的國債數量。

三  一旦長期的債務上限被暫停,美國財政部的現金餘額可能會增加約2000億美元,這也增加了額外借款的必要性。

 

基於以上因素,高盛預計,美國財政淨借款將從2017財年的4880億美元增加至2018財年的10300億美元,並且2019財年的淨借款也將處於類似水準。融資需求的增加可能會通過短期國債和附息債券的發行來滿足。高盛預計,美國財政部將在二月份公佈季度發展計畫時宣佈借款需求的“大幅增加”。

 

紐約聯儲主席杜德利則提到,美國財政政策“正處於不可持續的路徑”。在已經面臨諸多壓力的情況下,朗普稅改、持續擴張的財政政策將進一步加劇美國的長期財政負擔。忽略平衡預算赤字存在推漲長期利率的風險,既擠壓了私營領域投資,也與擴大資本支出的願景相互衝突(因為償債成本更高),更不利於美國的國家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