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4 第102期《厚源觀點》

Home / 未分類 / 2018/1/4 第102期《厚源觀點》

從德意志銀行與瑞士信貸對於美元利率的預期

預測美元可能出現的走勢

1

以上綜合外電報告由 Peter Chao趙元成彙整

資料來源自德意志銀行,瑞士信貸,REUTERS,BLOOMBERG,CNBC,華爾街見聞……等資訊

結論一 從中國到國際所有系統性銀行對於美元利率預期有極大落差。

結論二 鴿派總結加息僅有兩次,鷹派總加息到四次。

結論三 2018年底美國聯邦利率可能最高達到2.25%

結論四 目前國際對於今年三月開始加息或是六月開始加息解讀不同。

結論五 若美元只加息兩次,美元將大幅下跌5-7%

結論六 若美元加息三次,美元今年走勢可能先跌後漲,但美元指數無法漲回2016高點的104.50(除非發生系統性如2008的金融風暴或2012的債務危機)

結論七 若美元加息超過三次,並加大現有退出緊縮規模,美元將大漲,但美元指數無法漲回2016高點的104.50(除非發生系統性如2008的金融風暴或2012的債務危機)

結論八 若美元下跌,對國際股市有利(包括美國),若美元上漲,對國際股市利空(包括美國)

結論九 若美國三月開始加息,則對國際所有債券皆屬利空(高評等收益債受傷最小,高收益債受創將最重)

 

德意志銀行的觀點:

現任主席耶倫的任期將在2月3日正式結束,鮑威爾(Jerome Powell)有望在同日宣誓就任。這位准主席早就對外公佈了他的政策主張:2018年將在一定程度上進一步加息。

德意志銀行認為,2018年,鮑威爾領導下的美聯儲將變得更加鷹派,其將加息四次,第一次將發生在3月份。

這與華爾街整體的市場預期相符。財經媒體CNBC近日撰文指出,越來越多的華爾街經濟學家作出預言,認為明年美國可能加息四次甚至更多。

而美聯儲在12月中旬宣佈加息25個基點的同時表示,預計2018年將加息三次。

2

該行表示,最近的幾位發表公開講話的聯儲決策者鷹鴿皆有,不過他們對市場的影響力都為中性。

 

各地區主席最近一個月意見發言彙整:

三藩市聯儲主席John Williams偏向鷹派陣營。他在近期表示,2018年加息3次、2019年加息2-3次是“合理的”,失業率明年有望跌至3.7%。達拉斯聯儲主席Robert Kaplan屬於鷹派官員。他最近稱,預計美聯儲將逐漸且有耐心地加息,自己的“點陣圖”表明2018年有三次加息。

明尼阿波利斯聯儲主席Neel Kashkari則是個頑固的鴿派。他對低通脹提出異議。他稱,通脹依舊低迷,債市傳遞出警告信號,“為什麼我們還要加息?”Kashkari是12月上旬美聯儲會議中僅有兩名反對加息成員之一,另一位是芝加哥聯儲主席埃文斯CharlesL Evans。

 

來自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 PRIVATE BANKING首席經濟學家陶冬博士的觀點:

1)美國稅改是2018年的最大變數。這是三十年來美國最大的稅務改革,個人稅與公司稅的大幅調低可以直接刺激經濟,同時改善美國的營商環境。稅改之後美國跨國公司滯留海外的巨額資金何去何從,將主導美元匯率走勢。

陶冬認為,稅改的短期經濟刺激作用被高估,美國經濟最快在2018年下半年開始放緩。但是美國稅改無可避免地改變全球營商環境的均衡,勢必帶來一場世界範圍內的政策性減稅浪潮。跨國資金開始回流美國,美元匯率走高,美元區資產受惠於資金流入,而海外則預計出現流動性緊缺的局面。

 

2)中國去杠杆牽連著全球的神經。金融危機後,中國曾經一度為全世界提供了六成的增長動力,之後動能逐漸放緩,但仍是世界上最大的需求來源。經濟工作會議上將去杠杆防風險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政策高度,流動性在緩慢收緊中,市場利率在逐步上調中。

陶冬認為,2018年的政策監管力度一定進一步加強,金融機構內部的杠杆水準會進一步下降,導致流動性越來越緊,資金成本越來越高。這些暫時不至於觸發系統性風險,不過對整體經濟的增長動能是一個挑戰,違約風險可能要進一步釋放。

 

3)退出QE成為市場焦點。2017年美國聯儲連續加息,不過市場對通貨膨脹前景卻不看好,這使得兩年期對十年期國債的利差縮減到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點。中國人民銀行號稱貨幣政策並未收緊,不過市場利率卻一升再升,並開始傳導到按揭利率、存款利率上。

陶冬認為美國在2018年會繼續加息三次,但是在貨幣環境正常化的過程中儘量舒緩稅改帶來的財政赤字壓力。中國在宏觀審慎、堵塞監管盲點中加速去杠杆,政策宣示不大,但是流動性收縮力度卻未必小。歐洲央行可能在2018年正式宣佈退出QE計畫,日本則暫時看不到類似的動作。

 

4)全球增長拐點將現。世界正在經歷戰後最長的一次經濟擴張週期,這既是拜天量流動性所賜,也是企業投資信心回暖的結果。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中國十九大召開、歐洲政壇未現黑天鵝事件,都為短週期帶來了額外的刺激,但是這些到2018年下半年可能出現逆轉。

陶冬認為事件性因素開始消退,全球增長速度可能在2018年下半年開始回落。目前看到的只是增長的溫和放緩,但是不排除去杠杆、市場動盪、地緣政治事件造成更大規模的調整。海外美元回流、美元重回強勢的話,新興市場可能受到意外的衝擊。

 

5)資產泡沫是懸在頭頂的劍。美國的股票、日本的債券、中國的房子,被稱為世界三大估值奇景,是泡沫早晚會爆,問題是2018年會不會爆。

陶冬認為,全球流動性由放到收,資產維持2017年的榮景會十分困難。政策風險轉化成市場風險,並觸發連鎖調整的機會明顯上升。全球大調整並非必然,但是三大泡沫中其中一個出事並非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