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1 《厚源觀點》

Home / 未分類 / 2019/07/01 《厚源觀點》

G20會議摘要

全球政府公債收益率降至歷史新低

G20大阪峰會「川習會」於六月29日會面,會後美國總統川普同意,中美雙方重啟經貿磋商,並不再對中國銷美產品加徵新的關稅,兩國經貿團隊將就具體問題進行討論。

20國集團的國內生產毛額(GDP)加起來占全球GDP近九成,是全球最重要的經濟合作論壇。最初八大工業國組織財政部長於1999年提出創立時,目的在防止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重演,希望透過國際經濟、貨幣政策等非正式對話,穩定國際金融和貨幣體系。此前美國已對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並威脅對另外30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川普與習近平29日上午進行閉門會議,雙方尚未公佈達成任何協議。原訂90分鐘的川習會提前結束,川普隨即和土耳其總統厄多安會晤。川普表示,與習近平的會談「非常好」、「比預期得更好」、「我們已重回軌道」,但未多加說明。

川普與習近平在日本大阪20國集團(G20)峰會的場邊舉行雙邊會議,這是兩人繼去年在阿根廷G20峰會宣告貿易戰休兵以來,首次面對面。川普開場時表示,相信這會是次非常富成效的峰會,若能達成一項公平的貿易協定,將具歷史意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則說,中美關係合作比摩擦好,對話比對抗好。

美中兩國場外拉攏各國成為盟友意圖明顯,美中兩國關係短期將有改善,長期仍將繼續維持競爭對立立場。

川普總統以雙邊會談為主,28日分別與日本、印度、德國、俄羅斯、巴西領袖舉行會談;中國方面則傳出金磚五國、中俄印、中國與中非領導人多邊會談之外,與日本、南韓、德國、南非、印尼舉行了雙邊會談。

川普向德國總理梅克爾談論正與中國方面進行的談判,以及制定全球貿易公平的標準;習近平則告訴梅克爾,中國擴大開放承諾絕不是空頭支票,歡迎德國企業深耕中國市場。川普向印度總理莫迪議論中國行動通訊大廠華為,遊說印度5G網絡使用美製商品;中方與印度邊境關係緊繃,找了俄羅斯總理普亭當潤滑劑舉行三方會談,將印度拉至中俄陣營,分化美日印澳合作的念頭不言可喻。

習近平與安倍會談時,日方提起東海、南海衝突,還關切香港反送中人權,對中國都是極其敏感問題;但中方依然能在會後重大發表雙方達成十點共識,彷彿中日此後就要並肩前行。在美中貿易戰的大帽子下,所有敵我關係似乎都可以重新定義。

G20峰會領袖宣言歷來強調反對保護主義,但前次阿根廷峰會因為美國反彈已棄守立場。日本政府有意在這次大阪峰會領袖宣言中,寫入促進自由貿易,美方反彈力道將是關鍵。

關於美國表示對中國華為的解禁

在會談前,美方堅持並沒有承諾永不增稅,如果會談不順利,川普將對中國大陸輸美貨品加徵關稅。真正的關鍵在於,談妥協議之後,美國是否會取消所有加徵的關稅?會不會仍然保留增加關稅作為懲罰手段?當前,中方得到的僅是暫停,並不是結束。

對華為鬆綁問題上,在會談中,習近平雖然沒有點名,但強調希望美方公平對待大陸企業和大陸留學生,私下會談時,則把華為列為最優先條件;川普則表示,只要不構成國家安全的威脅,他將允許華為購買美國產品。

美方不願把貿易與國家安全混為一談,所以川普宣佈美國企業可以繼續向華為出售產品,卻不願意放棄對華為財務長孟晚舟的引渡請求;即使如此,這已經觸怒了國會民主黨與共和黨對大陸強硬的議員。路透社分析提出美方行政當局不願完全放棄華為這張牌的原因是,美國瞭解只有繼續握有華為與孟晚舟的把柄,才有對大陸施壓的可能。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表示,美國總統川普鬆綁華為禁令並非「大赦」,並以此當成與中國恢復貿易談判的協議一部分。在川習會後,美中正恢復貿易協商並暫緩互相加徵新關稅。川普還表示他將鬆綁對華為的限制,不過這項讓步激怒了美國國會議員,包括部分共和黨人士。庫德洛說,他預期美國商務部在部長羅斯的帶領下,將「發出一些暫時性的許可證」,讓美企可銷售產品給華為,尤其是從其他國家普遍能取得的產品。庫德洛說:「這並不是大赦」。他說,川普和國會議員一樣擔心國安問題,同時計劃會見參議員等人來討論這個問題。

G20公報中再度提及氣候變遷議題,對此美國不簽署G20聯合公報

川普在G20峰會結束後的記者會上說,「我們擁有最清潔的水,我們擁有最清潔的空氣,我不會犧牲我們長期積累的巨大力量,以及已經增強和復甦的力量。」因而拒絕全球推動應對氣候變化的努力,也否定積極遏制溫室氣體排放的必要性。根據與會官員表示,G20峰會最後的聲明一直懸而未決,直到會議的最後幾個小時,巴西,土耳其和沙烏地阿拉伯在氣候應對問題上仍然搖擺不定。

法國總統馬克宏在會議前已威脅,除非在氣候變化行動上作出堅定承諾,否則法國不會簽署最後公報。但他也表示,各國領袖至少設法阻止在氣候變化立場上的倒退,最終也澄清了巴西在氣候變化的立場,也阻止土耳其退出巴黎協議。出席20國集團(G20)峰會的各國領袖再次聲言要採取行動應對氣候變化,唯獨美國再次置身事外;美國是最後公報中,唯一反對應對氣候變化的聲音。

全球公債市場殖利率繼續下跌至歷史新低,長期債券可能成為金融危機的導火線

在目前債券市場的情況,負收益債券的規模已經達到空前的13兆美元,因此只要出現收益率為正的債券,投資者便會蜂擁而至。(6月26日),奧地利發售了逾10億歐元的“世紀”債券,期限為100年,而收益率僅略高於1%,讓國際機構行庫倍感震驚。目前債券市場已經形成了近兆美元的泡沫,這樣的規模近幾十年來還從未出現過。由於投資者大量購買低收益率債券,未來債券收益率即便出現輕微的波動,也會對市場帶來巨大的震盪。債券的存續期(duration)是用加權平均數的形式計算出的債券平均到期時間,用於衡量債券對利率變動的敏感性。目前,主權債券的久期已經達到歷史新高。也就是說,即使G20峰會取得良好成果,或者出現其他可能推高通貨膨脹或刺激增長的因素,即便很小,都可能會導致長期債券收益率大漲,從而令風險價值出現巨大波動。

資料來源自:Bank of America

因此,對於投資者而言,長期債券就成了一顆定時炸彈。Brown Advisory固定收益負責人Thomas Graff便表示,長期收益債券已經不是最好的選擇,投資者應該減少對長期風險的敞口。

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東方匯理(Amundi)和隆奧投資管理公司(Lombard Odier)等債券巨頭則認為長期債券收益率在短期內不會出現太大的漲幅。

此外,期限溢價,也就是投資者購買長期債券時要求對時間風險做出的補償,已經降至歷史新低,這表明市場堅信低息低通脹的時代已經到來。正因如此,上周,2064年到期的瑞士國債的要價收益率已經低於零。由於債券存續期已經達到了8.32年的新高,如果利率出現1個基點的變動,國債價值就會出現240億美元的變動。也就是說,國債收益率上升1個百分點,就會帶來2.4萬億美元的損失。如果各國監管機構要求銀行補償這些損失,那麼這足以帶來一場新的金融危機。正如摩根大通所說,一旦央行失去對市場的控制,股市便會經歷大跌。那麼到時候,投資者手中的大筆資金還能投向哪個市場呢?不外乎就是債券、黃金和加密貨幣。即使通脹出現短暫上升,最後也會回歸到通縮的狀態,因此國債收益率一旦出現漲勢,未來幾乎所有央行都會採取寬鬆政策。

資料來源自:           

Bloomberg,Reuters,JPM,WSJ,BAC。

報告撰寫分析師: Peter Y. Chao

風險預告與免責聲明:所有投資皆有風險,投資人必須瞭解自身風險衡量狀態,自行做出判斷。本人僅提供建議諮詢,對於交易內容與執行不由本人負責,資料僅提供諮詢顧問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