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6 第122期《厚源觀點》

Home / 未分類 / 2019/09/16 第122期《厚源觀點》

美國總統再度呼籲聯準會降息,

並將利率降至負值。

美國企業加速發行新債務籌措

新資金

美國總統川普11日推文表示:美國聯準會(Fed)應將基準利率降到『零』或更低,屆時我們應該開始為我們的債務再融資。利息成本可望降低,同時大幅延長期限。川普也說:我們有很棒的貨幣、電力及資產負債表,美國應該始終以最低利率償還債務。(美國)沒有通膨問題,只是Fed與主席鮑爾太天真,不允許我們實施其他國家已經實施的措施。我們正因『一群笨蛋』錯失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MarketWatch指出,這是川普首度發文支持「負利率」

負利率的起因來自全球各大央行主導行為

年初以來全球央行在經濟下行壓力下紛紛降低利率:從1月份加納央行和2月份印度央行開始,全球先後接近30個國家降低利息率。其中印度央行目前為止已降息3次,土耳其央行7月25日一次性降息425個基點。2019年7月美聯儲自2009年以來首次降息25個基點,聯匯制的香港和澳門,及石油美元國家的中東三國(阿聯酋、巴林和沙特)也跟隨降息。2019年已成為全球央行貨幣政策的重要轉折點。然而貨幣寬鬆並未阻止經濟下行,發達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GDP增速均出現不同程度下滑。經濟增長疲軟引發衰退擔憂,避險資產如黃金和發達國家國債等被市場追捧而價格持續走高,價格上升帶來收益率下行。年初以來美債收益率持續下降,德國和法國國債收益率降為負數,全球負利率債券規模也不斷擴大。數據顯示,截至8月30日,全球負收益率債券總額已逾16.2兆美元,全球所有投資級債券中接近30%收益率為負值。目前10年期國債收益率處於負值的國家有11個,包括日本、丹麥、奧地利、德國、法國等,其中瑞士、荷蘭和德國30年及以下期限國債收益率全部為負數。日本15年以下期限國債收益率均為負值;德國債券除了企業債收益率為正值,所有期限國債和非企業債券收益率均為負值;英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今年5月底之後一直維持在1%以下。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潘說:「負利率蔓延到美國只是時間問題。」的確,沒有教科書寫過哪個國家不會發生負利率。

與國債收益率被市場力量買成負數的情形不同,政策負利率是全球央行主導的行為。早在2009年,瑞典央行全球首次實施負利率;2012年丹麥央行加入負利率行列,2014年歐央行實施負利率,2016年1月日本央

行宣佈對超額準備金實施負利率。基準利率降為負,導致部分國家以零利率或負利率發行長期國債。2015年4月8日,瑞士聯邦財政部發行了全球第一筆總額2.325億瑞士法郎(合2.413億美元)的10年期負利率國債。2019年8月21日德國政府史上首次以零利率發行20億歐元的30年期超長國債,首個交易日標售出的債券平均收益率為-0.11%。儘管全球首隻30年期零收益率債券20億歐元的目標籌資額最終僅籌得8.24億歐元,屬於部份流標,但背後反映出政府低利率籌資的願望及全球安全資產的匱乏

低利率與債務擴張的累積因果循環

2019年7月國際金融協會(IIF)發布的全球債務監測報告顯示,2019年第1季度全球債務為246兆美元,僅次於歷史最高值—2018年第1季的248兆美元,全球債務與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升至320%。毫無疑問,全球相當於GDP三倍的債務量要求更寬鬆的金融環境和更低的利率以維持相對較低的利息支出,這正是當前全球接近歷史最高債務水準背景下,低利率和負利率存在並維持的直接原因。全社會的債務規模擴張,最初源於各國央行放鬆貨幣政策,借貸成本降低鼓勵了各部門債務擴張:隨著企業生產性投資和政府支出擴大、家庭槓桿加速,經濟擴張導致價格上行,隨著通脹不斷上升,經濟走向過熱,於是央行收緊貨幣政策並引導利率下行。利率降低意味著以往債務的機會成本增加,而低利率條件下越來越低的資產回報率,疊加以往高利率背景下的融資成本,不斷增加政府和企業債務負擔,導致這些部門的資產負債表失衡。嚴重情況下將引發大規模企業甚至主權債務違約,如此循環就會陷入低利率—高債務—低利率的惡性循環。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全

球央行維繫低利率使得全球債務規模和槓桿不斷攀升。筆者認為,正常情況下,這些債務和槓桿很難被消化和化解,或者說化解的成本很高。因此債務生長不可逆導致低利率甚至負利率將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記憶體在,高債務和低利率同時並存將成為常規現象。從這個角度,與其說低利率甚至負利率是貨幣政策失效而應當財政政策發揮作用,不如說低利率甚至負利率是貨幣政策在協助解決財政問題。

美國企業利用低利率大舉發行新債券並加速IPO上市計劃

研究業者復興資本公司估計,約70家企業已向美國證管會提交上市申請。另據Dealogic的數據,美企上周發行的投資級公司債達720億美元,接近8月的發債總額。復興資本公司負責人史密斯表示,預期股市波動提高,以及創投與私募股權業者渴望取得流動性,將帶動市場在年底前迎來一波波IPO,包括送餐業者Postmates、健身新創公司Peloton Interactive等公司。

關注新上市企業的考夫曼聯合基金經理人史都華說,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相關動盪,都可能不利於明年上市的健康照護企業,促使一些公司提前在今年底前上市。

Uber與Lyft等先前高調上市公司,後來股價表現令人失望的後遺症,促使一些企業趕在此時IPO,理由是再拖延下去,籌資市況不見得較有利。另一方面,鑑於美中貿易戰衝擊全球經濟,以及美國30年期公債殖利率降至歷史低點,就連蘋果、迪士尼等滿手現金的企業也加入發行新公司債的行列。

資料來源自:      

Financial Times Cn專欄,CNN,Warket Watch。

風險預告與免責聲明:所有投資皆有風險,投資人必須瞭解自身風險衡量狀態,自行做出判斷。本人僅提供建議諮詢,對於交易內容與執行不由本人負責,資料僅提供諮詢顧問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