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6 第123期《厚源觀點》

Home / 未分類 / 2019/09/26 第123期《厚源觀點》

              聯準會FED如預期降息一碼

           金融市場則高度期盼更多寬鬆刺激

摘要:

1.9月19日聯準會降息0.25%。
2.聯準會宣告此降息為「預防性降息」。
3.與市場預期到年底再降息2次利率有很大出入。
4.銀行間拆借資金緊張造成聯準會進場進行逆回購。
5.聯準會於周三開始(9月17日)開始逆回購操作,連3天注資市場,金額達1800億美元。
6.上次逆回購實行於2007年,次年即發生金融危機,今年度逆回購後,金融市場風險將受到密切關注。

附加建議: 應盡量避免持有ETF及CLO等投資工具。

美聯儲於北京時間週四(9月19日)淩晨2點宣佈降息25個基點並發佈政策聲明,以下為政策聲明全文:

FOMC從7月會議以來收到的資訊顯示,勞動市場依然強勁,經濟活動持續以溫和的腳步擴張。平均而言,近幾個月來的就業成長始終穩健,失業率也保持在低點。雖然家庭支出的成長動能強,但企業固定投資與出口顯露疲態。與去年同期相比的整體通膨率、與不計食品及能源的(核心)通膨率仍低於2%。基於市場的通膨補償指標依然低迷,基於調查的較長期通膨預期指標則變動不大。

為履行法定職責,委員會尋求促進充分就業和物價穩定。基於全球發展對經濟展望與受抑制通膨壓力的影響,委員會決定調降聯邦資金利率目標區間至1.75%-2%。此行動支持委員會的觀點,也就是經濟活動持續擴張、勞動市場情況強勁、以及通膨率接近委員會的2%對稱目標,是最可能的結果,但這種展望仍有不確定性。

委員會在思量聯邦資金利率目標區間的未來路徑時,將繼續監控未來經濟展望資訊的影響,並將採取適當行動以延續擴張,同時維持強勁的勞動市場、及接近委員會2%對稱目標的通膨率。

在決定聯邦資金利率目標區間未來的調整時機和幅度時,委員會將評估與促進充分就業及2%對稱通膨目標相關的經濟形勢,不管是已實現的、還是預期的經濟情況。這些評估也將考慮到廣泛資訊,包括勞動市況指標,通膨壓力與通膨預期指標,以及金融和國際動態的數據。

紐約聯準會 (Fed) 將一路繼續進行逆回購直至 10 月,以試圖平息從本週稍早開始的不穩定性。

由於各種因素導致資金短缺,「逆回購」市場的短期利率在週一 (16 日) 飆升。Fed 採取了一系列流動性注入措施,以防止進一步的資本枯竭。

在週五 (20 日) 的公告中,NY Fed 表示將在 10 月 10 日之前繼續進行逆回購操作。其中包括 3 次 14 天期的操作,金額為 300 億美元,以及每天持續至少 750 億美元的逆回購操作。

逆回購市場為銀行提供了賴以營運的短期資金。通常情況下,機制運作順利,但流動性不足可能會影響工作,在最壞的情況下,可能會導致金融危機。

在操作直至 10 月 10 日後,NY Fed 的交易櫃台將繼續準備必要時進行逆回購操作,「以協助維持聯邦基金利率在目標範圍內,但數量和時間尚未確定。」

        國際清算銀行BIS提示貸款抵押債券風險;

            OECD下修2019全球經濟成長率

摘要:

1.國際清算銀行 (BIS) 警告稱,在快速增長的貸款市場中,貸款標準正在惡化。
2.擔保抵押債券CLO市場曝險規模已經超過2008次貸風暴。
3.國際清算銀行(BIS)的研究並指出強勢美元並未造福美貿易對手。
4.
OECD下修今年2019年全球經濟成長率成長將低於3%。

甚麼是CLO?

CLO全稱為Collateralized Loan Obligation,即企業優先貸款擔保證券,其主要功能是將多個優質企業銀行貸款證券化,然後分級別發行。

可以把CLO類比為一家特殊的金融公司,這個公司主要負責採購較為優質的企業銀行貸款,然後再把它們組合成貸款池進行管理,最後打包形成不同級別的證券提供給擁有不同需求的投資者2017年全年美國CLO的新發行量接近1000億美元,總存量高達4764億美元,市場規模巨大。資產證券化產品是美國最大的券種。

基金經理挑選較為優質的企業銀行貸款,並將其建立成CLO貸款池進行管理,待CLO貸款池建立完畢後,便會把它分成幾個債券。(如:可以將其分成A級債券檔、B級債券檔、C級債券檔。)

圖 CLO組成內容,隨著投資項目評級的變化,投資級別的CLO目前市場上十分稀少

擔保債務憑證 (CDO) 被視為引發當年全球金融風暴的主要原因,如同擔保債務憑證 (CDO) 將美國次級抵押貸款捆綁成為複雜產品,CLO 也具有可掩蓋潛在風險的複雜結構。CLO不像CDO那麼複雜,而且未使用複雜的信貸衍生品,風險要來得低些,但二者的信貸標準寬鬆以及缺乏透明度卻是相同的。

近年來,隨著投資者通過購買對較低評級和較高風險公司的貸款來尋求更高的回報,將銀行貸款外包的貸款抵押債券 (CLO) 規模激增,銀行作為 CLO 的服務提供商,可能面臨比直接部位曝險更大的損失,從而加劇了財務壓力。

國際清算銀行 (BIS) 警告稱,在快速增長的貸款市場中,貸款標準正在惡化。

而且銀行表外風險 (Off-Balance-Sheet Risk) 的複雜金融產品規模已與 2008 年金融風暴前夕相當,如果與它們有關係的對沖基金遭受損失,銀行可能會間接承擔抵押貸款義務。

BIS並警告,CLO 的集中度和流動性以及市場潛在的連鎖反應,已形成風險。

投資者一窩蜂尋求更高收益率正導致貸款標準惡化,從而有可能在未來引發更大的損失。國際清算銀行的數據顯示,目前全球未償還 CLO 市場規模約 7500 億美元,遠高於 2007 年金融危機前 CDO 市場規模為 6400 億美元。

國際清算銀行(BIS)的研究並指出強勢美元並未造福美貿易對手。

美元在過去一年中上漲3%,與此同時,隨著貿易戰的升溫,全球製造業和服務業都在走弱。

BIS並指出,美元作為商業活動指標的作用可能歸結為兩個因素:避險需求和全球供應鏈。它的外匯交易調查數據顯示,美元鞏固了其作為全球流動性最強貨幣的地位,在所有外匯交易中佔有88%比率。

當全球經濟陷入困境時,美元往往會升值。由於大多數透過銀行進行的貿易融資以及為存貨提供資金所需的信貸,通常以美元為主,這可能會令企業的財務狀況緊張。

本周各國將陸續公佈採購經理人指數PMI。

美國方面公佈了市場關注的9月份Markit製造業PMI初值以及9月份Markit服務業PMI初值資料,結果這兩個資料好壞參半。資料顯示,其中美國服務業就業指數自2010年2月以來首次低於50榮枯線。同時綜合資料顯示,美國9月Markit綜合PMI初值實際公佈51,前值50.7。

歐洲製造業資料則表現異常疲弱,且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基再度釋放鴿派言論,因此激發了市場的避險情緒,

經濟既合作發展組織(OECD)近日調降了幾乎所有經濟體的經濟預期,而新的預期顯示,經濟成長將放緩至10年來的最低水準。在這種不確定性的背景下,由於投資人尋求以美元計價的資產以獲得安全和更高的投資收益率,美元本季的表現優於其他G10貨幣。

OECD下修經濟預測,將2019年度的全球經濟成長率預測值從3.2%下調到2.9%。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表示,全球經濟發展受到貿易戰的影響而減緩。 該組織調整了其五月做出的經濟預測,將2019年度的全球經濟成長率預測值從3.2%下調到2.9%,更把2020年度的預測值從3.4%調降到3.0%。 這是自從2007-2008年的全球性金融海嘯之後,該組織所做過的經濟預測當中,成長率最低的一次。

在此之前,國際貨幣基金(IMF)便考慮到世界兩大經濟體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戰僵持不下、又看不到終點,對經濟造成深遠影響,已經在七月調降過全球經濟成長率預測。

OECD的首席經濟學家布恩(Laurence Boone)告訴路透社: 原本看起來只是暫時性的貿易摩擦,現在卻逐漸演變成更具持續性的貿易關係新形態。可以約束貿易世界秩序已然瓦解,現在身處的時代不確定性更高、更多國家參與,但有時後貿易關係又更被武斷的決定。

布恩表示,在金融海嘯之後主要帶動世界經濟成長的貿易成長率,自從2017年到現在已經下降了5%,跌進負值。

OECD表示,貿易政策的摩擦傷及了全球投資者的信心,為政策添加不確定性,又提高金融市場對風險的敏感性,因此威脅到全球經濟成長率。

OECD五月原本預期美國今年的經濟成長率可以擴張2.8%,現在決定將預期調降0.4%,來到2.4%,顯然比2018年的2.9%低很多。 對於2020年的美國經濟成長率,OECD則是決定將預測值調降0.3%,來到2.0%。

至於對中國的預期,OECD決定將今年度的經濟成長率預期值調降0.1%,來到6.1%,並把2020年的預期值調降0.3%,來到5.7%。

OECD也提到拖延已久的脫歐問題,調降了對歐元區與英國的經濟成長預測,並強調無協議脫歐將會在短期內對經濟形成嚴重衝擊,很可能會將英國推向經濟衰退。

OECD強調,現在世界需要緊密合作,停止用關稅和補貼扭曲貿易關係,並且努力恢復透明與可預測的系統,才能鼓勵企業投資。

圖 OECD最新G20經濟成長預測

資料來源自:      

BIS,Reuters,DW,OECD。

風險預告與免責聲明:所有投資皆有風險,投資人必須瞭解自身風險衡量狀態,自行做出判斷。本人僅提供建議諮詢,對於交易內容與執行不由本人負責,資料僅提供諮詢顧問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