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1 第128期《厚源觀點》

Home / 厚源觀點 / 2019/11/21 第128期《厚源觀點》

分析影響2019年末美元走勢的預期因素

摘要:

1. 推動美元上升的因素正是貿易摩擦所帶來的風險。
2. 美元維持強勢的另一個關鍵因素來自美元的利差。
3. 美聯儲決定未來貨幣政策時,必須考慮目前美國不斷創新高的赤字與龐大國債總額。
4. 美元技術圖形上正在形成三年來的上升趨勢頂部。
5. 2020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將長期影響美元未來走勢。

正是因為貿易摩擦使金融市場上的風險資金買進更多的美元。

2018 年 3 月以來,美國通過直接貿易摩擦對其交易夥伴施加壓力。貿易摩擦以通過全面徵收金屬(鋁和鋼鐵)關稅開始,以修正經濟不公為理由。儘管美國針對發達國家採取了一些額外措施,但這種貿易關係緊張升級在很大程度上發生在美國和中國之間。從美國對 2500 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徵收25%的稅率開始,並威脅對另外 3000 億美元的商品加稅10%。作為回應中國停止進口美國農產品,並允許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突破7.0。美國推遲了大約一半的關稅加征,但報復促使川普總統採取行動,提高了現有稅率(由 25%提高至 30%),並提高計畫中的稅率(由 10%提高至 15%)。

而正是因為展開了彼此的貿易紛爭,反而促使金融市場推高了國際美元的價格。

圖 美元一籃子指數明顯從2018年開始加速上行。

隨著美國大選週期提前開始,據稱中國正考慮推遲妥協,看看白宮是否會易主。川普政府已經意識到這一潛在的策略,可能因此加大賭注,迫使對方採取行動。

世界上最大兩個國家之間的極端策略本身就是一齣戲劇,但這種反反覆覆不僅僅是一場外交爭端。資料正顯示出明顯的經濟後果。當美國針對中國採取行動時,正值中國試圖遏制以高風險貸款、出口、製造業為基礎的經濟擴張步伐。中國經濟已經在幾十年來最緩慢的增長中掙扎,其全球影響是顯而易見的。

儘管有人認為美國將贏得這種貿易摩擦,但在一個依賴貿易的世界裡,它也顯示出對全球最大經濟體的負面影響。美國製造業已經顯示處於衰退之中,而不同的官員和政策團體已經將全球貿易受到抑制視為未來最大風險。

美國聯邦國民抵押貸款協會(Fannie Mae,房利美) 預計美中會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定,還認為該協議會趕在12月15日美國上調對部分中國輸美商品關稅的期限前達成。房利美的首席經濟學家Doug Duncan認為美中貿易戰已侵蝕美國經濟增長:製造業已走軟,企業投資也已下滑。受此影響,房利美已將第四季GDP增長預估從2.1%下調至1.6%,並將2019年全年GDP增長預估從2.2%下調至2.1%。

美國聯準會下次決定何時減息將對美元走勢帶來中期的影響。

聯儲承受巨大壓力的原因,主要是來自於美總統屢屢要求美聯儲放鬆貨幣政策,包括敦促美聯儲快速將利率降至或接近於零,以及採用更多非傳統政策。Fed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卻在國會作證上表示,只要情況維持在目前水準不變,未來就不可能再降息。而這個舉動也讓聯準會主席得到國會多數議員的支持。依照美國憲法規定,美國總統不能因聯準會主席對於利率決定的態度免除其職位。
美元兌其他貨幣的利差成為推動美元上升的因素之一。美聯儲進一步放鬆貨幣政策似乎符合簡單的邏輯,即較低的收益率會導致對美元需求的降低。然而必須指出的是,與日央行的-0.10%或歐央行的-0.50%的利率相比相比,美聯儲基準目標利率範圍(1.75%至
2.0%)仍然相對較高,再考慮到日央行和歐央行的量化寬鬆措施,美元的優勢就更加明顯了。在資本需求避險的情況下投資者對低回報率的興趣不大。除非風險偏好全面上升,投資者對任何收益率都大幅上升,那麼將給美元帶來提振。
圖 全球主要各主要央行當前貨幣政策的立場。

經濟週期接近末端和貿易戰的外部壓力共同帶來的經濟壓力導致的一個附帶結果是,美總統迫使美聯儲提供更寬鬆的政策。川普在過去一個季度中多次尖銳地批評美聯儲,並建議美聯儲將利率降至零或考慮負利率,同時主張恢復資產購買計畫(QE)。美聯儲依據其獨立性回絕了這種施壓,然
而經濟和金融穩定風險的擔憂確實迫使美聯儲第三季度兩次降息。

美聯儲擔心的不僅僅是經濟成長,更大擔憂來自於不斷攀升的是美國公債總量與美國企業債。

美聯儲發佈的最新一期《金融穩定報告》指出,報告指出,美國企業債務負擔處於歷史高位,企業債務增長速度仍然持續超過經濟增速,應當警惕低信貸成本持續和非金融企業債務水準高企相結合所可能帶來的風險。一旦經濟出現衰退,大規模的企業債務降級可能引起投資者拋售企業債券,令本已面臨低現金水準的債券市場遭遇更嚴重的流動性問題。

美聯儲主席在出席眾議院預算委員會聽證會時表示,目前美國長期聯邦預算正走在不可持續的道路上,這可能會削弱經濟衰退時期財政刺激政策的有效性。他認為,未來要降低赤字,美國債務擴張之路不可持續。美國財政部的資料顯示,當前美國國債總額已經超過23兆美元,處於歷史高位。

美國企業債務則接近6.5兆美元,相比2008年金融危機前翻了一倍。紐約聯邦儲備銀行表示,美國家庭第三季度新增債務920億美元,主要是抵押貸款增加,整體債務水準再創新高,接近14兆美元。

聯準會(Fed)官員普遍同意,即使可能會維持現狀,它也不是預設的政策路線,成員將繼續評估數據的變化和總體前景。Fed政策調整的滯後影響可能會達到一年甚至更久的時間,因此他們打算觀察轉趨更寬鬆政策之後會如何影響金融狀況。

2019年末,國際美元指數正在形成高點頂部。

從Bloombeg繪製的美元歷史指數圖形,可以回溯美元指數自1967年至今的走勢圖。歷史上美元指數要站上100的心理關卡,過去五十年只有出現過兩次。按照目前的美元指數價格為98來看,要一次突破100關卡並持續維持在100以上,當前的經濟狀況與債務狀況可能性不高。